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77章 被人听见多不好

    陆长安扭头,看着厉慕白被月光勾勒得几乎称得上是完美的侧脸。



    这是她爱的男人,为了他,她可以做任何事,可以无所畏惧。



    “我想好了。”



    她想了想,继续柔声回道,“因为将来我孩子的父亲是你,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的。”



    厉慕白低头,看了她一眼。



    关于生孩子这件事,两人没有继续往下说。



    不用多说什么了。



    厉慕白停在了原地,蹲在了她面前,轻声问她,“今天是不是很累?”



    陆长安忍不住笑,乖乖伏在了他的背上,勾住了他的脖子。



    厉慕白背着她往前走的时候,她才点点头回道,“是很累呢,你以为嫁人容易啊,我昨晚才做了一台十个小时的大手术哎,才睡了几个小时,今天又逛了一天的街。”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轻轻戳着,她留在他脖子上的那两排牙印。



    这两排牙印,甚至只需要抹点祛疤的药膏,就可以不留下任何痕迹。



    但是厉慕白没有管它,他是故意留着的。



    因为陆长安曾经对他说过,要让他永远记得,这是她留给他的伤。



    那他就当这是个小小的刺青,永远留在那里,也无妨。



    陆长安说着的,虽然是抱怨的话,却听不到一点点委屈。



    “那你想要怎么补偿?”厉慕白微微侧过头,柔声问她。



    “朕就罚你,今晚给朕捏捏腿按摩吧!”陆长安特别认真地回道,“要不然,来套整套的按摩服务也是可以的!伺候得舒服了,小费让你数到手软!”



    “小费换别的方式补偿可以吗?”厉慕白随即轻声笑了起来,反问她,“比如……”



    “哎呀!这还是在大马路上呢!”陆长安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被人听见了多不好!”



    说完,自己也是忍不住笑。



    “你爸今天叫人把定制婚纱送到我们家里了,等我洗完澡试给你看,好不好?”



    “不着急,你穿什么都好看。”厉慕白不走心地表扬道,“明天回家再试吧,你明天的早班,回去得早点休息。”



    “好。”陆长安趴在他背上,听话地回道。



    以后的日子还长,他们要徐徐缓缓地走完这一生,做什么,都不需要着急。



    ·



    陆长安在医院做完最后一台手术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恰好看到半个小时前,宋念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过来,“约夜宵吗?”



    陆长安一边忍不住笑,一边回了条,“不约,你家小奶狗粘得太紧,怕他吃醋。”



    巧了,宋念今天也加班加到这么晚啊?



    宋念随即发来了一个哭的表情。



    配以文字:“好不容易你们家厉长官出去开会,不在家,又正好池非明早要观摩你们医院一台大手术,早就睡了,你就陪我出去吃个夜宵呗?”



    “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



    陆长安见宋念这么可怜巴巴的,想到两人也有一阵子,没有一起出去吃饭了,于是回道,“行行行,你定地点!再这么撒娇,小心朕今晚办了你!”



    “我们以前学校门口,有一家小龙虾店,味道特别棒!正好龙虾刚上市,我请你吃!”宋念飞快地回。



    吃什么,陆长安都是无所谓的。



    毕竟以前她连一天三餐都是粥和白面馒头都能受得了,只要好吃的东西,全都可以接受。



    两人约好了,宋念来接陆长安,半个小时之后,就坐在了那家龙虾店的门口。



    初春的天气,南方的夜晚已经很暖和了,两人坐在门口,倒是不冷。



    陆长安看着凌晨一两点依旧热闹的小吃街,忍不住吐槽道,“你们这学校后巷小吃街,都快成你和池非家食堂了。”



    “他现在比我还忙,能有时间一起约出来吃晚饭,已经很不容易了呀。”宋念弱弱地回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陆长安忽然凑近,暗搓搓地轻声问她。



    “假如今年要孩子,我劝你这些东西尽量少吃一点儿了。”



    宋念想都没想,回道,“我还早呢,我是打算,等池非毕业的时候去领证,再考虑怀孕的事情。”



    说完,又反问陆长安道,“那你什么时候要孩子?你跟厉慕白现在要第一个,时机正合适,我觉得你该考虑了。”



    “再说,咱们区前些天不是开开完什么民生大会,把三胎政策提上日程了吗?现在人口稀缺,尤其是女孩儿少,赶紧的,让厉慕白领头做贡献呀!”



    陆长安脸不明显地红了下,小声回道,“我跟他结婚以后,从来就没做过安全措施。”



    “oo……”宋念意味深长地,发出了一声感叹,“厉慕白还有这么一面啊……”



    那可不是,在旁人眼里看来,厉慕白就是个一板一眼正正经经的保守男人。



    事实上,并非如此。



    这是只有陆长安才能体会到的。



    陆长安撇了下嘴角,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随后苦恼道,“但是结婚都有一年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怀不上。”



    “我自己在医院,该检查的都检查了,各项检测结果都是正常的,厉慕白就更不用说了,每年年初都会做一个全身体检,他的身体非常健康。”



    宋念想了下,回道,“那估计是你心理压力太大的原因,阿姨是不是天天在家给你补这补那的,就希望你早早怀上呢?”



    白小时哪里都好,陆长安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恶婆婆的形象,在白小时这儿,完全不存在。



    真是把她宠得像是自己生的女儿一样,厉慕白在家挨的训都比她多。



    每天必然重复的几句话就是,“长安啊,我觉得你这工作压力太大!要不然咱们请个假,妈陪你出去玩几天好不好?”



    “我的天,医院今天竟然给你安排了三台手术,院长还有没有人性了?”



    “我明天就让你爸打电话过去,给好好训训,我们家长安在家连碗都舍不得让她洗一个,怎么能给她这么大的工作压力呢!”



    每天下班回去的菜色,更不用说,一个礼拜不带重复的。



    陆长安但凡哪个菜少插了几筷子,白小时就在琢磨着要换厨子。



    问题就出在这里。



    白小时就是努力想把她养胖,让她更好地备孕。虽然自从那次厉慕白发火之后,白小时嘴上从来不问,但陆长安清楚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