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81章 让他吃屎去

    在池非和宋念两人要交换戒指,伴娘把戒指递过去的一瞬间,原本关着的教堂门,忽然被人从外推开了。



    天气很热,快六月了。



    就是因为热,所以池非和宋念两人,才把结婚仪式定在了教堂室内。



    热浪一下子涌了进来,坐在靠后位置的陆长安,伸手替馒头挡了下,回头看了眼门口。



    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连陆长安都认识。



    宋念和他分手之后,他回头来纠缠过宋念几次,有一次还是陆长安给宋念解的围。



    前男友这种生物,有的时候,是真的挺讨人厌的,尤其是带了渣男属性的前男友,任泽这种类型的。



    宋念和池非两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转头看向门外。



    看到是任泽,两人对视了一眼。



    宋念不知道任泽是怎么知道,她会在今天结婚。



    但凡是跟任泽有点儿关系的,哪怕跟宋念也是朋友的,她都没通知邀请他们过来参加婚礼。



    因为实在被任泽缠得怕了。



    任泽站在门口,穿着笔挺的西装,大概赶来的路上有些急,所以脸上全是汗,气喘不定。



    他慢慢地,朝着宋念和池非两人的方向走了过来。



    缓了十几秒,才朝宋念沉声道,“念念,我跟她彻底分手了。”



    “我真的真的,只喜欢你一个,假如你愿意现在跟我一起走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比现在这个更加完美的婚礼!”



    双方的家长,都有点儿蒙了。



    谁都没想到,任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陆长安忍不住冷笑了声,轻声道,“活久见,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厉慕白不动声色地回头,朝门口的几个警卫员使了个眼色。



    宋念看上去,倒是比较平静。



    她又看了眼池非,随后将手里的戒指盒子,塞到了池非手中。



    转身,面对着朝她走来的任泽,轻声问道,“完美?我现在很想知道,你对于完美的定义是什么?”



    池非接住戒指盒子的一瞬间,脸色有了稍许的变化。



    对于任泽,他心中终究是有几分计较的。



    任泽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池非,宋念对你,主要是感动,对我,才是真真切切的感情,你能明白感动和感情的区别吧?你一定会输给我的。”



    任泽是rénzhā不错,但他对于宋念的感情,是认真的。



    这点池非很清楚。



    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对于和宋念的感情,没有足够的安全感的原因。



    他没有看任泽,而是非常认真地,盯着宋念头纱之下的表情。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重要的,只有宋念的态度。



    “至少我觉得应该给你的完美的婚礼,不应该只是在这样一个,简单的教堂里完成仪式。”



    “如果是我,我会倾尽我所有的心力,在湖畔,在古堡,在海岛上,只要你喜欢,我一定会给你最完美的婚礼!”



    这就是任泽和池非的区别。



    宋念想。



    这场婚礼,原本是定在下半年十月份左右,一个海岛上,连设计师都已经找好了。



    但一个月之前,她肚子里忽然到来的小生命,让所有人,一下子措手不及。



    池非的想法很简单,这场婚礼不让宋念觉得累,她自己怎么开心怎么舒服怎么来。



    所以还是选了一个,就近的著名的大教堂,定这个教堂也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宋念喜欢,所以池非就想尽办法,帮她定下了,今天还是给她铺了几里的花瓣路,弄得漂亮又风风光光。



    池非在乎的是她的感受,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池非就会按照她的心意,怎么去做。



    而任泽,总是浮于表面,特别虚假,很有哄骗的手段,要不然当初,她怎么会被任泽骗得团团转?



    但是她已经认清了这个rénzhā的本质。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宋念了。



    她已经跟任泽解释了很多遍,但他就是不听。



    她忽然朝任泽笑了起来,自己提着婚纱的裙摆,朝任泽走了过去。



    任泽见她径直朝自己走过来,脸上随即露出一丝狂喜,随后嘲讽地望向宋念身后的池非。



    然而池非没有看他,只是默不作声地,攥着戒指盒,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宋念的背影。



    宋念不疾不徐地,走到了任泽面前,朝他笑道,“我真没想到,你会过来,我现在,就给你一个答案。”



    说话间,朝任泽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任泽更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刚要抓住宋念的右手,带她离开,宋念忽然一个巴掌,狠狠朝他脸上甩了过来。



    “滚!”她面无表情,低声朝他道。



    “你知道我对于自己人生完美的定义是什么吗?你现在就破坏了我完美的婚礼。”



    任泽被一巴掌打蒙,呆呆地看着宋念,说不出话来。



    宋念一边冷笑,一边朝他继续道,“我希望你,从来没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并且,希望你从这一分钟开始,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你是真不知道,我恶心透了你吗?看见你,我肚子里的孩子都觉得想吐,滚去吃屎去吧你!”



    厉慕白从没见过宋念如此撒泼的样子。



    从小跟她一起长大,两人简直是对彼此再了解不过。



    她连一个脏字都没说过,更别说是,叫人去吃屎。



    大家都以为,池非喜欢宋念,比宋念喜欢池非,要多得多。



    但是厉慕白看着此情此景,忽然明白了,并不是的。



    只是宋念性格内敛,不怎么喜欢表达出来罢了。



    两三年前,在任泽那儿受的委屈,她今天是一并发泄出来了。



    他坐在原处,朝那些警卫员淡淡道,“愣着做什么?婚礼继续,把那个男人拖出去,让他吃屎去,边上就是牧场。”



    陆长安原本都气到不行了,恨不得站起来把任泽先打个半死再说。



    然而厉慕白这么一句,让她一下子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她的男人,好起来的时候,脾气是真的挺随和的,像白小时。



    然而坏起来的时候,比谁都毒。宋念看着警卫员抬头的抬着头,抬脚的抬着脚,直接将任泽给拽了出去,心里憋了两年多的结,忽然一下子就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