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15章 生来就与众不同

    前世的时候,白小时最常来的一家餐厅,就是这家。



    就是因为前世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所以厉南朔现在,又把她带来了。



    厉南朔曾经有把它收购下来的心思,因为白小时喜欢。



    但是白小时却没同意,她说,有的时候,人特别喜欢一样东西,那是因为没有得到,所以才会一直保持着新鲜感。



    假如这变成她的了,没有了神秘感,可能就不会如此把它放在心上。



    而且她喜欢的,是桑坦河的夜景,他能把一整条河买下来吗?



    不能啊,所以,还是不要了。



    但他和白小时两人,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不是得到手,就不珍惜的那种人。



    可是假如,她喜欢的,他全都买下来给她,她要的全是她的,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忽然间,好像顿悟了什么。



    厉南朔觉得白小时有时候说话,挺有道理的。



    比如现在,他就特别着急,恨不得一口吃掉白小时。



    但他知道不能,白小时现在还不喜欢他,所以他不能太强迫她。



    一下子就将她征服了,这也不太现实,能一下子就被他征服的白小时,就不是白小时了。



    两人相处起来,倒也能比一下子得到,更有乐趣一些。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搂住了白小时的肩膀,从背后,将她搂入了自己怀里。



    白小时现在心情开心,也就没有费精神费力气去抵抗。



    抵抗的后果又得被他亲一顿,不如就这么被他抱着了。



    她后脑勺靠着他的肩膀,惬意地看着远处经过的游轮,道,“要不是现在能坐在这儿玩,我还以为自己还没放假呢。”



    厉南朔下巴轻轻抵着她的头顶,忍不住无声地笑。



    “那你是愿意在我宿舍打éluōsī方块,还是愿意去你爸那儿,天天的对着一大帮子无理取闹的人吵架?”



    厉南朔这是在问她,是想回去,还是想继续留在他身边吧?



    白小时认真地想了会儿,好像在他的宿舍睡睡玩玩,看看小说zázhì,打打éluōsī方块,吃着西瓜蜜瓜水蜜桃,是一件挺幸福的事。



    假如宁霜和白濠明没有闹离婚,她在自己家里,暑假差不多也是这么过来的吧?



    最多也就是,偶尔会跟同学朋友一起,出门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了。



    这种生活,远比对着陆友心白子纯母女那些糟心的事,要舒心得多了。



    她不能违心地说,想要后一种生活,说不定厉南朔真的就把她送去了。



    “还是在你这儿吧。”她轻声回道。



    厉南朔听到她的回答,低头,吻了下她的额角。



    外面忽然有人敲门,厉南朔便松开了白小时。



    免得到时候被传出什么,猥亵女童的闲话出来。



    “进来。”他低声回道。



    是这家定制餐厅的私人顾问,这边每个房间都有一个专门的私人顾问,和专门的米其林三星厨师,专为一个房间的客人服务。



    “厉先生,您好,您邀请的客人,就快抵达餐厅了,我们为您专门先送菜单过来。”



    说着,递了两本菜单,给白小时和厉南朔一人一本。



    白小时都快饿死了,中午十一点多吃的午饭,现在都六点多了。



    不知道厉南朔是请的什么客人过来。



    她接菜单,翻开第一页,就愣住了,这里的东西,价格高得简直让人咂舌!



    “你先出去吧,等客人来了再进来。”厉南朔见白小时惊讶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随即淡淡朝面前的私人顾问吩咐道。



    “好的,两位要是提前点好了菜,按一下桌边的铃就可以。”私人顾问态度好得让人心情愉悦。



    “一杯矿泉水就得一百五十八呀?”白小时看着那个měinǚ顾问出去了,才惊讶地反问道。



    “这间房间最低消费,两万八,你觉得呢?”厉南朔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反问道。



    “那也不至于,一瓶矿泉水就一百多吧?”白小时不是没有去过高档餐厅,但是这儿的消费价格,是她从未见识过的。



    “这个矿泉水,是从国外的一处含有稀少矿物质的山泉来的,光是运费,你想一下。”



    白小时忍不住抖了下眉毛,回道,“那为什么这边的牛排,就得几千块一片呢?”



    “自然是与众不同的牛,品质不一样。”



    厉南朔想了下,又继续道,“打个比方,你跟白子纯,都是同一个男人养大的,但是在我看来,她跟你,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哦?怎么不能相比,说给我听听?”白小时瞅了他一眼,问他。



    “她的妈,是怎样的人,宁姨,又是怎样的人,教育出来的孩子,能是一样的吗?”



    “宁姨从来不会大张旗鼓地向别人炫耀,我是白濠明的夫人,所以我就得用那么夸张的方式,让所有人知道,我有白小时这么一个女儿。”



    “而陆友心就不同了,因为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光彩的,所以她需要用那种另类的方式,比如逼着你爸,花一百万,为白子纯打造一个轰动全城的生日宴。”



    “她就怕别人不知道,白子纯是白濠明的私生女。”



    “但是你,就不需要对别人证明任何东西。”



    厉南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白小时,有着一种莫名的自卑感。



    但是他要让她知道,她白小时生来就是天之骄女,她的家庭是优秀的,她是优秀的,只有世间上最好的东西,才能配得上她。



    他要她继续骄傲下去,不为任何事情烦心,不为任何人的存在,而感觉自己是另类的,是自卑的。



    他说到这里,又淡淡瞥了眼白小时。



    白小时正愣愣地看着他,表情有点儿,不可言喻。



    厉南朔又朝她笑了笑,“你就是与众不同的,何需证明?”



    这一句话,让白小时险些,掉下眼泪来。



    因为白子纯而产生的,多年的心结,好像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对啊,越是得不到的,才会挖空了心思努力去证明什么。她和宁霜两人,为什么要向别人证明那些不必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