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68章 脏兮兮

    陆枭知道了宁霜和白濠明已经离婚的消息,陆昌圣和他说了。



    因为宁霜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加上白继贤觉得,白家实在是对不起宁霜和白小时母女,坚持一定要照顾好她们,所以宁霜暂且没有从白继贤的家里搬出去。



    陆枭最近的神经一直都在绷紧着。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宁霜是在什么时候出的事情。



    九月八号,a国时间下午两点左右,飞机坠毁掉入海里。



    他以谈扩展业务的名义,已经去找了宁霜两次,约她九月八号在酒店谈生意。



    然而宁霜却说,自己没有发展酒吧会所这一类业务的打算,毕竟和房地产不怎么沾边。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陆枭打算再和宁霜谈一次,借口自己的朋友想合作开发房地产,在九月八号那天拖住宁霜,怎么着都不会让她坐飞机出国。



    他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事情,跟他记忆里都有了偏差。



    比如宁霜在出事之前,根本没有和白濠明离婚。



    比如,陆友心应该是在十几年之后才坐牢,而不是现在。



    比如,厉南朔,在白小时十几岁的时候,完全没有在白家出现过,然而他现在却频繁出入白家。



    都错了,按照正常的发展轨道,现在宁霜应该是在国外进修管理经验,在国外开拓发展业务。



    他记得清清楚楚,宁霜在白小时中考之后的那个暑假,没有回来过。



    但是宁霜这一整个暑假,好像一直都在国内,处理和白濠明之间的事情,没有离开过。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似乎有哪儿,不太对劲。



    假如说,因为他对白家的什么事情,进行了妨碍,才导致了后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渐渐地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比如他插手了小不点儿的事情,现在喻家的保姆佣人,已经换了人,并且喻菀现在会经常来他这儿。



    麦奶奶总是让喻菀过来,因为喻天衡总是不在家,麦奶奶就会不经意地念叨喻菀几句,有时候看到他们家门口没停车子,麦奶奶就会让喻菀过来吃晚饭。



    喻天衡也就顺势,跟陆家攀上了点儿关系。



    这跟前世发生的事情,就不一样了。



    但是陆枭并没有插手白家的事情,他一直在等着一个时机,酝酿着机会,等到宁霜出国之前留住她,不让她离开。



    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机会这么做,因为宁霜根本没有出国的意向,从暑假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要出国进修的动静。



    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



    假如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以前不一样了,那他要怎么救宁霜?



    他不希望再看到,白小时因为失去宁霜,而痛苦欲绝的样子。



    即便厉南朔现在就陪在她身边,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太了解白小时了,失去宁霜,让她消沉了至少有一年的时间,才从悲痛中走出来。



    她那段时间,从没笑过,在他家的那段时间,几乎每晚,都会偷偷哭一场才睡觉。



    他希望这一世的白小时,不要再经历这种痛。



    因为他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看待,当她是自己的亲妹妹,他希望白小时可以好好的,幸福无忧地,过完这辈子。



    宁霜这两天都没有回来,听陈姨说,是去外地谈生意去了。



    陆枭问陈姨,宁霜有没有出国,陈姨说没有,就是在湖城谈生意。



    但陆枭依旧是担心。



    他这几天都是很早就回来,早早在家等着,希望可以碰到宁霜。



    坐在落地窗前用电脑处理文件的时候,恰好远远看到喻菀放学回家,在路边上蹦蹦跳跳地走着。



    经过他家门口的时候,朝麦奶奶打了声招呼,“麦奶奶,我放学啦!”



    “今天老师讲的课听懂了没有啊?”麦奶奶笑呵呵地反问她。



    “听懂啦,不难!”外面下着小雨,喻菀撑着一把小花伞,认真地点头回道。



    正要走的时候,一抬头,恰好看到陆枭坐在二楼落地窗前,盯着她看,目光有些深沉。



    喻菀总是不经意地看到,陆枭用这种眼神看她。



    她看不懂,也不明白是为什么,隔着楼下的篱笆,朝陆枭挥了挥手,道,“叔!我给你画的画马上就画完了哦!”



    陆枭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然后起身,离开了落地窗边上。



    喻菀跟麦奶奶说了声再见,正要回去,却看到陆枭下楼来了。



    “小不点儿,过来。”他站在门口,一手插在口袋里,朝她招了招手。



    喻菀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陆枭和她讲话的时候,她都会特别开心,哪怕陆枭多和她说一句话,她也是开心的。



    看见他就好开心,哪怕碰到了再不开心的事情,只要见到陆枭,就雨过天晴了。



    她随即欢欣鼓舞地,小心翼翼打开了陆家的篱笆门,朝陆枭走了过去。



    刚走到跟前,陆枭便伸手,替她抹掉了脸上沾的雨水,轻声问,“今天司机叔叔又没去接你吗?”



    “没有。”喻菀摇摇头回道,“但是我自己带了伞。”



    陆枭觉得,他有必要再跟喻天衡好好谈一下,把他家的司机也换掉。



    他家司机总是喝酒,有时候喝醉了睡过了头,就不管喻菀。



    他在暑假里甚至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假如正好那天回来得早,又恰好下雨,就会去喻菀的画画班门口走一趟,接她。



    但他总有忙得顾及不到她,或者不知道外面下雨的时候,喻菀就时常会自己走回家。



    而且,这才开学了几天?她又在雨天自己走路回家。



    陆枭低头,看到她露在校裙外的一双藕段般白生生的小腿,上面沾满了泥点子。



    没说话,右臂一伸,将她抱了起来,抱进了屋里。



    喻菀大概也知道,自己的鞋特别脏,很乖巧地翘起了自己的双腿,不让自己身上的泥巴灰尘沾到陆枭身上。



    陆枭抱着她在一旁的矮凳上坐下了,看到她可爱乖巧的动作,忍不住笑,“脏兮兮的。”



    “脏兮兮的。”喻菀朝他露出了十几颗细白的牙齿,笑呵呵附和道。



    陆枭垂眸望着她。忽然间,低头,轻轻吻了下她嫩白的小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