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76章 不要再让我担心了

    陆枭在梦里,被烈火煎熬着。



    一望无际的,漫天的烈火,黑夜笼罩着这片绝望的地方。



    他听到有一道声音在对他说,“陆枭,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付出代价?



    陆枭的脑子,浑浑噩噩,周身剧痛。



    是指他救了宁霜,逆天改命吗?



    宁霜不应该活下去,秘书出现的时候,他脑子总在痛,就是给他警醒了。



    但陆枭并不后悔救了宁霜,哪怕是用他的命,去换回宁霜的命,他也不后悔。



    就当重生活着的这段时间,都只是他的一个梦吧,只要宁霜活下去就好。



    “上天对你的仁慈,并非是让你为所欲为!”



    那道威严响彻天地的声音,继续朝他道,“你和你所爱的人,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爱的人,是指喻菀吗?



    他脑子里一个激灵,忽然就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的同时,便察觉到自己的后背,痛得火烧火燎。



    他动弹了下,微微喘着气,正要看看自己在哪里,忽然脑门上,就抵住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残阳照进窗口的红光,映衬得那个站在他面前,用枪抵住他脑袋的男人,格外的阴沉。



    “陆枭,我现在怀疑你,蓄意谋杀宁霜,有什么要辩解的吗?”厉南朔朝他轻声道。



    陆枭皱着眉头,望着厉南朔的眼睛。



    半晌,朝他露出一抹虚弱的笑,“你凭什么这么质疑我?有证据吗?又或者,我有什么作案动机?”



    “作案动机,自然需要调查。”



    “事发当场,只有你跟秘书两个人在,你们是否商量了什么不正当的交易,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回道。



    “并且,宁姨跟我说了,事发之前,你一直在极力挽留她,用何占风的名义,强留她,倘若你不知道今天会出事,就不会留她,我说的没错吧?”



    陆枭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厉南朔说的是没错,他知道宁霜会出事,才会留她。



    但他是要救她,而不是杀她。



    当然,厉南朔有这样的怀疑,很正常,换做是他,也会这么怀疑。



    厉南朔见他不说话,又继续轻声道,“还是说,要我联系何占风,调查清楚原委?”



    “这件事,跟何占风没有任何关系。”陆枭随即沉声回道。



    他不想把无辜的人牵扯到其中,何占风什么都不知道,是他打破了事情应该正常发展的轨道,主动联系了何占风。



    何占风的命运和人生,不能因为他一个小小的安排和私心,就被改变。



    “是吗?”厉南朔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你说的这件事,是什么事呢?”



    陆枭愣了下,这才发觉,自己被厉南朔带进了坑里,被他绕晕了。



    暗忖了下,才继续道,“就是陆友心入狱之前,密谋宁姨的秘书杀她这件事,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厉南朔淡淡望着他,没说话了。



    陆枭如此嘴硬,应该是还没察觉到,他的异常之处。



    或许,他应该给陆枭一个小小的提示。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跟你们同时,出现在机场,并且救了你的命呢?”他斟酌了下,低声问陆枭。



    陆枭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一眼厉南朔。



    他身上麻药的药效还没完全过去,脑子不够清楚,身体四肢也不听话。



    两人沉默地对峙了几分钟之后,陆枭忽然一下子,抓住了厉南朔话中的重点。



    厉南朔跟他,同时出现在机场,也许是同一个目的,保护宁霜。



    他忽然又想到,厉南朔在不应该的时间,早早出现在了白小时身边。



    还有最近发生的事情,从他看到厉南朔出现在白家的那一刻起,全都悄悄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最重要的是,他心中萦绕已久的一个疑问。



    白小时,到底是怎么跟喻菀认识的?



    为什么喻菀说,那天她跟白小时第一次正式见面,厉南朔也去了?



    现在,显而易见的,只有一个答案,是厉南朔,把白小时带到了喻家。



    他曾经怀疑过白小时,她是否重生了。



    只是这个荒谬的念头,在他试探过白小时一次之后,就打消了,因为白小时完全听不懂他提示的话。



    现在,好像一切都有了答案。



    不是白小时重生了,而是她身边这个男人的出现,改写了他们的命运。



    厉南朔的忽然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他脑子飞快运转的同时,心中,满是震惊。



    但他仍旧是不确定,他感觉自己可能是猜错了,就像是试探白小时那次一样,都是因为他太孤独了,所以疑神疑鬼,瞎猜想偏了。



    然而厉南朔也不说话,只是用枪指着他,似乎在等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两人对视了许久,天都暗下来了。



    陆枭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试一下。



    他印象最深刻的,他和厉南朔两人,有过一次男人间的和平谈话,喻菀生日那天,在军区宿舍的阳台上。



    那一次谈话,应该是他和厉南朔两人,心平气和安稳相处的最后一次。



    他犹豫了下,试探性地,朝厉南朔低声道,“假如我生了个女儿……”



    厉南朔听到他这句话,忽然低沉地笑了声,“那就结成亲家吧。”



    “虽然你的女儿要是长得像你的话,不会好看到哪儿去,但我不会嫌弃。”



    这话,几乎是和陆枭记忆中的那句话,完全重合了起来。



    陆枭激动到嘴唇都忍不住在打哆嗦,定定地看着厉南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厉南朔长叹了口气,将枪收了回去,别在了腰后。



    然后,伸手抱了下陆枭,轻轻拍了两下他没受伤的那边肩膀。



    “你知道吗?你的女儿非但没像我说的那样,她出落很漂亮,而且,继承了你和喻菀所有的优点,特别好。”



    “在我心里,能配得上厉慕白的,只有陆长安。”



    “老伙计啊,咱们这辈子,好好地,安稳地过下去吧,不要再逃走了,让我和小时担心。”



    陆枭心里也有过委屈,有过很重的怨念,也有过很绝望的孤独。



    听到厉南朔这一声老伙计,不知怎么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好。”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哽咽着,用力点了下头。好好过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