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44章 你不要再亲我了!

    景少卿非但没有收回手,反而,低头凑到厉朝歌耳边,轻笑了声,道,“你怕我。”



    厉朝歌愤怒地怼了回来,“笑话,小爷我天不怕地不怕!”



    要不是上次被他强迫的时候,她弄伤了他,怕这次又下手伤到他,她怎么可能乖乖坐在他腿上不动!



    景少卿这是蹬鼻子上脸!



    她拼命从他怀里挣脱开,光着脚站在了地上,道,“二叔身体不舒服,我也困了,还请你回去吧,不然我叫了警卫员上来,大家谁都脸上不好看!”



    “是么?”景少卿毫不在意地回道。



    他的脸皮是得有多厚啊!



    厉朝歌见他岿然不动地,坐在她床沿上,憋了半天,从齿缝里挤出来一句,“那好,二叔不想回去,今晚就睡在这儿好了,我的房间让给你,我睡客房总行了吧?”



    说完,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刚走开两步,便又被景少卿抱着,丢回到了床上。



    “乖乖躺下,睡觉。”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来,解她的衣服扣子。



    厉朝歌想到上回,吓得一把揪住了自己的衣服领子。



    景少卿手臂撑在她身侧,看着躺在身子下的她,紧张到脸色都变了的样子,一手轻轻划过她脸颊。



    轻叹了口气,道,“朝歌,你什么时候才肯听话些呢?”



    在他身边,她总是浑身长满了刺,伤了他,又伤了自己。



    她脸上明显的五个指印,显然是厉南朔打的。



    他从来都舍不得打她一下,也舍不得弄疼她,偏偏打了她的,是他将来的岳父,他心疼,也不能帮她讨回来。



    厉朝歌脸上还有点儿疼,别过了脸,不让景少卿继续碰。



    景少卿轻轻勾住她下巴,低头,吻了下她的脸颊,又朝她吻了过来。



    “我问你,倘若方才在楼下,我说的是真的呢?”



    厉朝歌根本没在意他在说什么,她在意的是,景少卿又用刚亲过乔如如的嘴来碰她了!



    她一把捂住自己的唇,及时挡在了自己和景少卿之间,愤怒道,“你不要再亲我了!不要用你亲过乔如如的嘴来碰我!我恶心!”



    亲过乔如如?



    景少卿的动作,顿住了。



    双眸微微眯了起来。



    他什么时候亲过乔如如?他怎么可能让那个女人碰自己?



    乔如如也不敢碰他。



    乔如如曾有一次想要吻他,在他面前脱了衣服,景少卿差点儿没把她掐死。



    从那以后,乔如如就再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了,都是规规矩矩的,连挽他的胳膊都不敢,更别说有其它亲密的举动。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厉朝歌被他盯着看了几秒,不爽地反问道。



    一边说着,一边从他身体底下滚了出去,离他远远的,坐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吻过她?”他皱着眉头望着厉朝歌,低声问。



    “今天下午才吻过,我亲眼看到的,你还狡辩!”厉朝歌想也不想地回道。



    景少卿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



    乔如如竟然敢趁他昏迷,吻了他?而且是当着厉朝歌的面!



    她做什么他都能容忍,毕竟他不喜欢她,她做的那些小动作,在他看来甚至有些可笑。



    因为不在意,所以她做什么他都无所谓。



    但是她竟敢碰他!



    他这辈子想碰的女人,也只有厉朝歌一个,也从来都是如此,除了厉朝歌之外的女人,他连指尖都没碰过一次。



    怪不得,厉朝歌今天尤其抵触他的样子。



    他沉默半晌,深吸了口气,朝厉朝歌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她吻了我,而且,我从未碰过乔如如。”



    “鬼才信!”厉朝歌想也不想地回道。



    他们两人不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吗?他没碰过乔如如,怎么可能?



    两人没有上过床,可能还有些可信度,但是没接过吻,怎么可能?



    当她厉朝歌这么大是白混的,当她是三岁小孩呢!



    景少卿今年算起来,都有三十岁了,还能是个老chùnán不成?



    两人隔着床,对视了几秒,厉朝歌眼睁睁看着景少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无论你信还是不信。”半晌,景少卿朝她低声道。



    他连初吻都是给了厉朝歌,就是在泳池那次。



    说话间,站了起来。



    厉朝歌就是不信,抿着嘴看着他,没做声。



    “我再劝你一句,不要乱跑,不要做惹怒你爸的事情。”景少卿朝她一字一句,低声道。



    “尤其,不要再跟沈俊彦见面!”



    沈俊彦是她男朋友,她就是要去见沈俊彦,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厉朝歌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五十九了。



    再过一分钟她就出去。



    景少卿站在床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着厉朝歌。



    她看表的细微动作,也落到了他眼里。



    “厉朝歌,但凡你去找他,后果自负。”景少卿再一次警告她。



    这一次,是他去了厉南朔那儿,在厉南朔面前开口求了,厉南朔才松了口。



    厉朝歌看着他,没做声。



    他说再多,也只是浪费口舌,她愿不愿意听,是她自己的事情。



    景少卿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知道,先把乔如如的事情,解决完了,才能让厉朝歌定心。



    他将自己的衣服收拾齐整,沉着脸,又看了厉朝歌最后一眼,转身,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厉朝歌知道景少卿在生气。



    但她比他还生气,他想办法去解决哄她了吗?所以,她还管他做什么?她可没有自虐的倾向!



    厉朝歌看着他出去了,起身下床,走到落地窗边上,看着景少卿上了门口的车,瞬间绝尘而去。



    她早知道会是这样,只要跟景少卿见面就是吵架,所以刚才她才毫不犹豫地选择跳窗出去。



    “呵……”她忍不住自嘲地冷笑了两声。



    隔了几秒,又低声道,“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尤其是景少卿。”



    她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或许有些人,就是有缘无分的那种,比如她跟景少卿。她无法不计较,乔如如这根梗在他们之间的刺,越想,就越觉得倒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