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猛将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软肋
    兵部员外郎谢伯延一行人先是坐了十几天的船,抵达了大魏帝国北方的图顺港,然后从图顺港一路骑马疾驰赶回了大燕的京城。

    等谢伯延赶回京城之时,已经是建平十八年的二月十八日,这一路下来,几乎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谢伯延回到京城的当天晚上就被召进了皇宫,而当谢伯延走进皇宫的一座大殿之时,发现满朝的文武大臣几乎都在,就连应该在平武城统兵的兵部尚书谢芝通以及兵部右侍郎杜怀仁,此时也在大殿之中。

    当谢伯延把李斌想要当三府大都督的事情一说,顿时引起了大殿内文武大臣们的一片哗然。

    中书令张嘉洛随即出列,义愤填膺的对天子赵哲说道:“陛下,这个李斌简直胆大妄为,抚州府、鄣州府和葱州府本来就孤悬海外,如果让李斌统领这三州府的所有军队,与分疆裂土又有何分别?”

    中书右丞姜文骏跟着也出列说道:“陛下,我大燕从未有过大都督这种官职,何况还是可以统帅三个州府所有军队的大都督,现在李斌等于是拥兵自重而要挟朝廷,实与乱臣贼子无异,臣请天子下诏,捉拿李斌这个叛逆!”

    中书右丞姜文骏的话音刚落,兵部尚书谢芝通就冷笑说道:“右丞相所言未免有些严重了吧!如今李斌几乎未用朝廷的一兵一卒,就为我大燕夺取了三州府之地,此功劳可谓旷古烁今,就算他想当三府大都督,也是为了更好的应对金罗国的反攻,实际上原抚鄣国境内的军队,本来就都是由李斌所掌控的,他不过是向朝廷要一个正式的名义而已,何来叛逆之说?”

    兵部右侍郎杜怀仁随即说道:“陛下,如今抚州府、鄣州府、葱州府都刚刚划分出来,加上之前又被金罗国所占据,可谓是百废待兴,金罗国的军队也可能随时对这三个州府发动进攻,臣觉着为了固守这三个州府,暂时任命李斌为三府大都督也不为不可。”

    顿了一下杜怀仁继续说道:“而且我大燕五伐金罗在即,李斌麾下的军队,虽然战力不强,但是也有百万之巨,在我大燕三路大军出兵讨伐金罗国之时,完全可以让李斌率领几十万军队,从抚州府、鄣州府、葱州府出兵,对金罗国形成两面夹击之势,等我大燕彻底击败了金罗国,尽收其疆域,那么抚州府、鄣州府、葱州府也就不再孤悬海外,到时候再免去李斌的三府大都督之职也就是了。”

    原来这次兵部尚书谢芝通以及兵部右侍郎杜怀仁被天子赵哲召回京城,就是为商讨再次讨伐金罗国的各项事宜。

    这次大燕帝国仍然准备组成三路讨伐大军,并且进兵的路线也将与上次相同,不过三路讨伐大军的兵力,却都比上一次要多一些。

    其中路主力大军,除了参与四伐金罗的左右宗卫、左右翊卫、左右御卫、左右屯卫、左右仁卫、左右智卫、左右信卫和莱州卫之外,原本留守京城的左监卫如今也已经抵达了莱州府的边关平武城,加入了中路讨伐大军当中,另外还有从各地征召的四十万府兵也抵达了平武城。

    这样一来,中路讨伐大军将由十六卫禁军和四十万府兵组成,总兵力高达九十五万,兵部尚书谢芝通仍然为中路讨伐大军的统帅,太子赵昌、宋王赵智、越王赵璟和兵部右侍郎杜怀仁为副统帅。

    左路的偏师,除了左右武卫、左右义卫、淮州卫之外,宣州卫也被调入了左路偏师,再加上征召的十五万府兵,左路偏师的总兵力将达到三十五万,左路偏师的统帅仍然由左武卫主帅罗浦贵兼任。

    右路的偏师,除了左右骁卫、左右礼卫、昆州卫之外,池州卫也加入了右路偏师,加上十五万府兵,左右两路偏师的总兵力相同,都是三十五万,右路偏师的统帅则由左骁卫主帅唐智彬兼任。

    三路讨伐大军加起来,兵力将高达一百六十五万,比四伐金罗时,多出了将近三十万兵马,可见这次大燕朝廷对讨伐金罗国的决心。

    满朝的文武大臣们,对任命李斌为三府大都督的事情,意见并不统一,以兵部尚书谢芝通、兵部右侍郎杜怀仁为首的武臣,大部分支持李斌出任三府大都督,以中书令张嘉洛、中书右丞姜文骏为首的文臣,则大部分极力反对这个任命。

    天子赵哲虽然对李斌向朝廷讨要三府大都督之职的行为非常不满,但是考虑到为了维持抚州府、鄣州府、葱州府的稳定,加上在接下来的五伐金罗当中,需要李斌出兵策应三路讨伐大军,最后天子赵哲站到了武臣的这一边,同意任命李斌为抚州府、鄣州府、葱州府的三府大都督。

    当然天子赵哲最终能同意任命李斌为三府大都督,也是因为天子赵哲对五伐金罗充满信心,根据大燕帝国所得到的情报,四伐金罗虽是铩羽而归,但却给金罗军队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李斌这次又几乎搬空了金罗国的国库,所以天子赵哲相信,这次出兵讨伐金罗国,一定能彻底击败金罗国,甚至尽收其疆域。

    那时候大燕的军队就可以直接进驻抚州府、鄣州府、葱州府,彻底把这三个州府纳入大燕朝廷的统辖。

    至于李斌麾下的军队,到时候也可以重新进行整编,而在整编的过程中,想必十三将门也不会愿意看到李斌一个人就独占了三个州府的好几卫禁军。

    另外在朝廷正式任命李斌的同时,也免去了李斌的骁骑卫主帅之职,骁骑卫的主帅将正式由太子赵昌兼任。

    跟随兵部员外郎谢伯延一起回到京城的李昭、李烈和雄阔海,在李斌位于内城的府邸,不但见到了谢盈盈母子,还见到了李斌麾下的一众猛将。

    原来在大燕朝廷得知李斌收拢了上百万抚鄣士兵攻占了金罗城之后,认为李斌暂时无法回到骁骑卫主持组建的工作,于是决定临时委派一人来负责骁骑卫的组建。

    经过朝堂上的一番博弈,最终太子赵昌成了骁骑卫临时的负责人。

    而太子赵昌成为骁骑卫临时的负责人以后,极力拉拢秦琼、尉迟恭、颜良、文丑等人,希望秦琼他们这些猛将能效忠于他。

    秦琼、尉迟恭、颜良、文丑等人当然对太子赵昌的拉拢不屑一顾,并且秦琼他们经过分析,认为李斌能继续担任骁骑卫主帅的几率不大,于是本来在骁骑卫任职的众将纷纷辞去了官职,带着众将为李斌重新组建的亲卫队,离开了莱州府的边关平武城,返回了京城。

    由于之前李斌麾下的亲卫队,在金罗国荣登城外的那场血战中,几乎伤亡殆尽。

    于是在李斌带人重返金罗国去救人之后,在骁骑卫副帅沙磊、魏闳的支持下,秦琼、尉迟恭等众将开始从骁骑卫的新兵当中,挑选悍勇的士兵,收为李斌的家兵。

    在太子赵昌成了骁骑卫临时的负责人之前,众将已经把李斌的亲卫队重新组建了起来,并且人数超过了七百,由蒙铁、李拔、李额、李腾、孙熊、方虎、韩彰、韩瑞八人暂时负责统领。

    秦琼、尉迟恭等众将带着亲卫队在年前就回到了京城,不过因为对李斌那边的情况了解不多,众将也没有贸然就去与李斌汇合。

    在宅院的一间厅房内,李昭满面笑容的看着谢盈盈怀里的小孙子,“正好秦琼、尉迟恭他们都回来了,你和李杰这次就跟秦琼、尉迟恭他们一起去抚鄣城吧!”

    李斌已经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李杰。

    谢盈盈这时苦笑说道:“父亲,恐怕我和孩子没有那么容易能离开永安城,如今夫君在抚州府、鄣州府、葱州府统兵百万,朝廷未必会放我们母子去抚鄣城的。”

    李昭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斌子媳妇,这次斌子在金罗城缴获了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而那混小子又不愿意把那笔富可敌国的财富上缴给朝廷,所以只能牢牢握住手里的兵权,以防其他人的窥视,朝廷不让你和李杰离开永安城,都是受那混小子的连累啊!”

    这时厅房内的李拔突然朗声说道:“夫人,如今主公的亲卫队就在京城,我们这些人可以带着亲卫队,护送夫人和小少爷出城,我就不信在永安城内有人能拦住我们!”

    李拔的话,让李昭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不可鲁莽!你们那么做,不是让朝廷对李斌的误会更深了吗?”

    李拔开口还想说什么,不过却被旁边的秦琼抢先说道:“李老爷所言极是,如今朝廷对主公颇为顾忌,如果我们强行带夫人和小少爷出城,弄不好会给主公惹来更大的麻烦。”

    秦琼说完对李拔使了一个眼神,让李拔不要再说这方面的事情。

    等李昭和李烈离开了厅房之后,秦琼沉声对谢盈盈说道:“夫人,只要我们计划周密,想要离开永安城应该不难。”

    谢盈盈沉吟了一下说道:“夫君在信上,并没有露出要自立的意思,如果我和孩子这时候离开京城,恐怕真会让朝廷误以为夫君已有自立之意,而且夫君在京城的生意也得需要我来照顾,李杰又才几个月大,去抚鄣城还得在海上坐十几天的船,我觉着我和李杰还是暂时留在抚鄣城吧!”

    秦琼随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雄阔海,雄阔海立即说道:“夫人,我们攻下金罗城之后,救下了数百名被掠到金罗城的抚鄣国女子,里面还有原抚鄣国皇帝的多位妃子,如今主公……”

    谢盈盈若有所思的看了雄阔海一眼,“哦?你家主公怎样?”

    “启禀夫人,主公已经把原抚鄣国皇帝的一位皇后、八位皇妃、九位嫔妃和九位婕妤都收为了侍妾!”

    谢盈盈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吃惊神色,李斌在信上已经把这些事情都与谢盈盈说了。

    谢盈盈微微一笑对秦琼、尉迟恭等众将说道:“看来你们是希望我和孩子,都跟你们一起去抚鄣城,这件事情我再考虑一下吧!”

    秦琼、尉迟恭等众将对李斌这次能拿下抚鄣国全境,可谓是欣喜异常,非常希望李斌凭此能建立一番丰功伟业,当然不愿意大燕朝廷攥着谢盈盈和李杰这个李斌的软肋。

    二月十九日的上午,兵部尚书谢芝通亲自来到李斌位于内城的府邸,并且带来了朝廷任命李斌为三府大都督的消息。

    兵部尚书谢芝通叹气对谢盈盈说道:“盈盈,虽然朝廷任命了李斌为三府大都督,不过天子让我来告诉你,你和李斌的儿子,暂时不允许离开京城。”

    谢盈盈不禁皱眉说道:“伯父,如果我非要带孩子离开呢?”

    谢芝通摇头说道:“我知道李斌麾下的众多猛将,此时都在京城,有他们护着你们母子,离开京城也不是不可能的,可一旦你和李斌的儿子离开了京城,那么几乎就代表着李斌与朝廷正式决裂!覆水难收,那样一来,李斌以后在朝堂上可就没有丝毫立足之地了,恐怕只能……所以我希望盈盈你能多考虑考虑,不要鲁莽行事!”

    顿了一下谢芝通又说道:“如今五伐金罗在即,就算李斌不出兵策应,这次金罗国也必将在劫难逃,等我大燕吞并了金罗国之后,抚州府、鄣州府和葱州府也就不再孤悬海外,李斌最终还是得回到朝堂之上的。”

    谢芝通的这番话,让谢盈盈一下子皱起了眉头,“伯父,我和孩子离开京城,真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吗?”

    谢芝通点头说道:“你和李斌的儿子,在朝廷看来就是李斌的软肋,如今软肋拿在朝廷手里,朝廷尚且对李斌还不放心,一旦这个软肋不在了,朝廷势必会认为李斌已有不臣之心,将来李斌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谢盈盈为了不激化李斌与大燕朝廷之间的矛盾,最终还是没有带着李杰离开京城,只是写了一封信,让秦琼带给了李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