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朝探花郎 > 第十八节 失算
    “不,我不急,这酒是好酒,只是刚才吃的肉把我噎住了,又不舍得把酒吐了。好酒。”潘衮说完,又把那一杯倒满。

    李家兄弟是李继隆的三次李昭亮以及侄子李昭明。

    两人喝过之后,也是一脸通红,好半天都缓过劲来。

    两兄弟也把酒满上,推给了曹家兄弟:“这酒一定要一口干才能知道其中滋味,别吃肉,容易噎到。”

    刘安差点笑出声来,这几个坏种,吃亏还不忘记拉上其他人。

    这一次,曹仪喝下之后,直接就喷了。

    一两烈酒在头一次喝一口闷,那个爽啊,这一口呛的曹仪蹲在桌上咳个不这。

    潘衮与李家兄弟捂着肚子猛笑。

    话说此时皇宫内。

    皇帝站在后宫已经纠结了一刻钟了,他拉了拉衣服,身上的香味依旧还在。

    眼下手上只有一瓶香水,他站在岔道心里犯难。

    是给母亲,也就是太后呢。还是给皇后,或是贤妃曹氏呢?

    为难!

    相当的为难!

    刘安就是故意的,他手上一次性制作了足有四十瓶,却只给皇帝送去了一瓶。

    看皇帝给谁?

    刘安等着皇帝来找他要,到时候又有一个进宫的理由了。

    这一来二去,刘安相信自己能和皇帝搞好关系,然后就可以执行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皇帝纠结到天已经全黑了,这才迈步往皇后宫中而去。

    此时的皇后是郭氏,年龄才二十七岁。

    皇帝一进屋就先把事挑明:“皇后,我遇到一件为难的事情,我得到一个好东西,可仅此一件,很是为难。独给你,母后那边我心中过意不去。”

    皇后拉着皇帝的手:“陛下是何物件,给我看看。”

    “这个。”皇帝拿出了香水,然后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香味是几个时辰前喷上去的,到现在还有,这若有若无的香气,我非常喜欢。”

    皇后一闻,确实如此,这香气凝而不散,并不浓重,却轻淡长久。

    “陛下从何得来?”

    “安哥儿进献,你说我是皇帝,难道能派人去对他说,让他再送一些来,这不合适。会被文官烦到朕头疼的。”

    皇后掩面而笑:“这有何难?”

    “皇后有办法?”

    皇后没回答,只吩咐道:“来人,招徐美人。”

    很快,美人徐氏赶到。

    皇后让人把香水给她看了,然后吩咐道:“你姐姐与潘家三娘子,你明天一早出宫,只说代本宫送一份礼物给新妇六姑娘,再暗示六姑娘让其夫婿多送一些香水入宫,所须花销宫里会想办法补给他。”

    “是,娘娘。”

    皇帝想了想,又说道:“万一说不清呢,这一瓶爱妃你带上。别让朝中大臣知晓。”

    当朝皇帝爱面子,是他提倡节俭,提倡廉政。

    而且他不想开这个口子,若有官员有点什么好东西就献礼,这事寇准、李沆都把他数落到几天几夜都睡不安稳,更不要说那些言官了,他们能烦死自己。

    所以,一切以自家人之间的关系,秘密去办。

    这事,刘安却不知道。

    刘安还在家里傻等呢,等着皇帝再来召见他,可一等,再等,天都黑了,皇帝都没有派人来。

    刘安心想着,难道皇帝公务忙,或是香水不够吸引人。

    想到这里,刘安轻轻一拍桌子:“铁头!”

    “姑爷,铁头在。”

    “铁头,这里有一份清单,你去给我准备些东西,派人去桐柏山给我挖些矿石回来,我的东西清单上全有,秘密的挖回来。”

    “是,姑爷。”眼下,刘安还没有被封禁财权,这点小钱刘安还有。

    铁头领命出去,刘安心说,不出炸弹,还当我手中没好牌。

    刘安这次要的矿石只有两种,桐柏山的天然碱矿,以及石英矿石。

    宋朝没有宵禁。

    从中午就到了潘府的徐美人和自己的姐姐闲聊了一个下午,到了傍晚的时候,才找了一个借口与承安郡主说了几句闲话。

    都是明白人,承安郡主知道徐美人来肯定是有事。

    否则也不会在府里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当今皇后给六姑娘送份礼物,这种小事派个太监或是宫女来就足够了,非要让徐美人来,这徐美人还是自己三嫂的亲妹妹。

    所以,肯定有别的事。

    看徐美人找借口,承安郡主也就顺势应下,两人找了一个没人的屋,坐下。

    这时,徐美人才拿出那瓶香水来。

    徐美人根本就没有绕圈子,简单、直接开口挑明了自己来的真正原因。

    承庆郡主瞬间就明白了,当下说道:“这事,还真的由咱们女人去办,让我家主君去办,他是武勋,言官那里肯定没好话。若是宫中找我亲家店铺去定一个进项,宫里有宫里的规矩,怕是没个把月大娘娘与娘娘也拿不到这香水。”

    “是,是。郡主娘娘说的是。”徐美人连连点头。

    承安郡主是赵德芳的女儿,也是宋太祖的亲孙女,她懂宫里的规矩。送到宫里的东西,若是偶尔一件街市上买来的还好说,若是长期供应这三检五审的,确实是耗时日。

    皇家向臣子讨东西,言官肯定就会说,皇帝你不对。

    贪图奢靡等等,一大堆废话就能占了早朝大半的时间。

    若是潘惟熙往宫里送,以潘惟熙武勋的身份,言官们会说,你媚上,难道有什么不良动机等等。

    不说到你潘惟熙上书请罪,给台谏发誓保证下不为例,绝对不会停手。

    承安郡主想了想,把女儿潘秭灵叫来了。

    潘秭灵一听,立即叫贴身婢女霜儿去刘安那边转一圈,看刘安有多少,先送过来。

    霜儿这就去办了。

    刘安在屋子里,正在研究怎么样搞玻璃,怎么样把玻璃弄成平板,又成镀成镜子,这工艺好象还有点复杂。

    霜儿到了,香水瓶放刘安面前一放:“姑娘问姑爷有多少?”

    刘安没反应过来,霜儿把潘府后院徐美人来的之后的事情一讲,事情便清楚了。

    刘安瞬间脑袋就疼了。

    失算!

    太失算了。

    可刘安也不知道那里环节出了问题,怎么就闹到潘秭灵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