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申老师 > 第一百零三章 乍相逢
    卢晶晶抵达之前,申文学承担起护工的角色,照顾卢明凯在医院里的吃喝拉撒。

    当然是被逼的,不是自愿的。

    卢明凯给连山野去了电话,连山野便去银山小学替申文学办理了请假手续,韩科校长哪有不依的道理?

    “你怎么可以这样?”申文学责备卢明凯,“我请假了,学生的课怎么办?”

    “地球缺了谁都转,学校会帮你安排代课的,”卢明凯言之凿凿,然后便是举了一堆例子,“你要是生病了不需要住院?你奶奶要是生病住院不需要你照顾……”

    “卢明凯,你个乌鸦嘴!”

    申文学忍无可忍,卢明凯脚上打着石膏不能逃之夭夭,于是就被申文学好一顿捶。

    华建敏是午饭时间遇到申文学的,并非偶遇,他特意在医院食堂门口等她。

    “局长,您怎么在这儿?”申文学见到华建敏的时候颇为吃惊。

    华建敏因为早有所料便显得淡定。

    申文学手里正提着保温盒,盒子里是替卢明凯打好的饭菜,而华建敏手里也正提着保温盒,里面是替全老汉打好的饭菜。

    申文学看着华建敏手上的保温盒,好奇道:“局长,您……”

    “好巧,我舅舅住院了。”

    华建敏说得云淡风轻,申文学却感到很关切,全老汉可热情招待过她一顿羊肉。

    “老人家还好吧?”

    华建敏说道:“有我在,他没事的,你是什么人住院呢?你奶奶吗?”

    申文学心想,又来一个乌鸦嘴,忙解释道:“我奶奶身体很健康,是……朋友。”

    卢明凯算是她的朋友吧?

    华建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样三个字:“男朋友?”每个字都透着一股微妙的醋意,遮也遮不住。

    申文学急忙解释:“当然不是,就是普通好朋友。”

    普通的好朋友,这是个矛盾的概念,听在华建敏耳朵里却有了一丝心安。

    然后便是申文学去探望了全老汉,华建敏去探望了卢明凯,仿佛是一种等价交换。

    卢明凯第一次见到华建敏,便有一种本能的危机感。

    他乍然出现在病房里,站在申文学身旁竟让人联想到“璧人”这样的字眼,于是卢明凯看着华建敏的目光不由有了敌意。

    “他是谁?”卢明凯问申文学,有些恶狠狠的,他为世界上有这么好看的男人感到不安、焦虑、急躁。

    “他是我领导。”申文学介绍道。

    不是男朋友。卢明凯稍稍心安了些。待卢明凯还要继续刨问华建敏底细的时候,卢晶晶推开了病房的门。

    “姑姑,你来得好及时啊!”卢明凯见到卢晶晶是欢天喜地的,人在伤病的时候见到亲人是最欢喜和软弱的。

    然而卢晶晶的注意力却没有在他身上,而是落在病房内另一位男士身上。

    书生还是旧时模样吗?

    显然不是了,他已经褪去青葱校园里稚嫩和少年意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经历世事的睿智、人到中年的沉稳。

    气韵提升了,那张原就帅气的面孔更加丰神俊朗了。

    卢晶晶看着眼前人几乎移不开眼睛。

    “姑姑……”卢明凯见须臾之间卢晶晶脸上已经落满泪水,骇然得无以复加。

    申文学也注意到突然闯入病房的这个美丽富贵的女人与华建敏之间气氛异样,她看看满脸泪水的女人,再看向华建敏,华建敏却是一脸气定神闲。

    他向卢明凯点头致意,便退出了病房。

    经过卢晶晶身边时,他步履特别轻,轻到卢晶晶感受不到他的离去,但是卢晶晶回身时,华建敏早已消失在病房门口。

    “姑姑,我没事的。”卢明凯对卢晶晶的眼泪一时误会比较深,卢晶晶也只好佯装关切,“你必须没事,否则我怎么跟你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他们交代,你放心,我这次调来的全国有名的骨科一把刀……”

    姑侄俩交谈的时候,申文学默默退出了病房,通廊上,她看见华建敏一个人呆呆靠在墙上,瞬间了苍老了不少岁的感觉。

    见那女人一眼,竟对他打击这么大吗?

    即便华建敏当着众人的面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即便那女人也保持沉默,但申文学作为资深写文字的人,已经嗅出了四目相对那一瞬牵出的诸多前尘往事。

    申文学轻轻走到华建敏身边去,鼓足了莫大的勇气问道:“需要我陪您去哪里坐一坐吗?‘甜夫人’的咖啡甚好,我请您喝一杯?”

    申文学没想到华建敏竟如此快速就点头应允。

    当卢晶晶从病房内出来时,通廊上早已没了申文学和华建敏的身影,她不由怅然若失,眸光也瞬间暗沉下去……

    在去往咖啡馆的路上,华建敏一路无话,内心却思潮翻涌,他的思绪被拉回遥远的过去……

    大学,篮球场。

    二十不到的小华同学刚刚从一场备受瞩目的篮球赛事上下来,他捧着篮球,一身汗津津,打算去洗个热水澡,却被一个女生横刀夺球。

    “同学,你的篮球打得特别好,所以你可以请我看电影吗?”女学生穿着考究的衣服,脸上的表情却一点儿都不考究,笑得那么肆无忌惮、霸道蛮横。

    华建敏有些无语,世界上竟还有这样的逻辑?

    女学生却觉得逻辑甚妥:“你篮球打得特别好,不请我看电影的话,那就请我晚饭吧!不然就请我去啤酒……”

    女生给了一堆选择的答案,最终华建敏竟选择和她去喝啤酒。

    学校附近的阪中森林有隐秘的茶座,一间间竹楼隐在一棵棵树木之间,遗世而独立。

    竹楼包间内,那是华建敏第一次喝酒,女学生也是第一次,可是女学生的热情像火焰催燃华建敏的热情。

    他们不仅第一次喝酒,还第一次接吻。

    女孩子的嘴唇像棉花糖,柔软又甜蜜。

    “局长,您要喝什么?”申文学的询问拉回了华建敏的思绪,他发现自己竟然走神了,不知何时,他和申文学已经相对坐在“甜夫人”粉色花树簇拥着的桌子上。

    “您喝什么?”申文学微笑着重复问道。

    华建敏又恍惚了一下,曾几何时,森林竹楼茶座里,女学生也是那么问他:“你喝什么?”

    那时候他答当然是酒,此刻他却对申文学说道:“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申文学的表情有些微妙,局长今天太反常,或许深挖下去她会挖出一个大素材来,这对于一个写作的人来说,无疑是捡到了一座金矿。

    于是,此刻的申文学也显得颇为亢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