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强国快递 > 004 来头甚大
    刘跃急忙说道,“周姐,没问题,只要把材料领出来,我亲自去跟他们说……”

    刘跃在车间混了好几个月,跟机械加工车间各班组都熟悉,热处理车间等相关车间也是他实习过的单位。

    只要材料领出来,加工展开,哪怕被上面发现,问题也不大了。

    不继续下去?

    就造成了材料上的浪费。

    处理自己,也没办法挽回损失不是?

    “行,我开条子,你自己找各班组长到库房领材料。”

    周蓉也没废话,不再说让刘跃跟她侄女约会的事情。

    私事跟公事,必须得分开的。

    不然她也来不了三线。

    刘跃求之不得。

    拿着周蓉的条子,连声说谢谢,就向库房杀去。

    “别想了!人家根正苗红,又是基地最年轻的研究生,总部机关重点培养对象,下放车间熟悉生产,很快会调回总部机关,潜力无限,你那侄女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

    调度室里,见周蓉望着刘跃逃着离去的背影黯然失神,即将退休的老张头劝着周蓉。

    “人家刚考上研究生,就被劳资处给要回来,只要期末参加考试就行……”

    基地虽然封闭,内部消息却传递非常快速。

    “张大爷,有什么内幕消息?你女婿开始部里的,给咱们说道说道?”

    调度室里面另外的几人来了兴趣。

    刘跃的来头大,他们都是知道的。

    可根本就没有渠道去了解内幕。

    基地本来封闭,没有多少秘密能保守多久,可刘跃的来历,基地除了知道刘跃的父母是基地倒在岗位上的高层,其他并不知情。

    其他工农兵大学生到了基地,可没有这样的优待。

    见其他人问,老张头摆起了架子。

    亏得自己女婿在部里,而且还知道刘跃。

    了解内情,不收点好处,怎么能告诉别人?

    当即老头看着自己杯中已经没有了水的茶盅。

    立即有人去倒水。

    老张头又摸兜,立即有人递上了一支烟。

    老张头一看,居然是万卷楼,这玩意儿是隔壁相如故里卷烟厂生产的,一包才一毛八……

    “来,张大爷,抽我这大前门!”

    一名四十多的中年人递上了一支大前门。

    老张头两支烟都接过来,把大前门夹在耳朵上,万卷楼的过滤嘴塞在了嘴里,旁边立即有人点上火。

    “今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考试,5月5日的考试中,刘跃同其他63499名学生一起走进考场,成为了恢复研究生培养招生工作后的第一批研究生。考的是航空航天相关的专业,其他研究生学习的东西,他在之前就学习了……”

    老张头抽了一口烟,喷出一团烟雾,才悠悠地介绍起来。

    “果然还是龙生龙,凤生凤,人家爹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孩子也知道努力……”

    周蓉的话,有些酸。

    这些人却不知道,此刘跃非是彼刘跃。

    这个刘跃,是重生回来的,而且还是很远的未来重生回来的。

    这个刘跃,那可是来自中国已经在月球建立基地的时代,就因为月球基地出了问题,亲自上月球去解决故障,最终发生意外,来到了这个时代。

    “这批研究生,那可都是顶级人才,所以,刚考试完,各单位就开始就抢人。咱们002基地总部机关自然也清楚有人才能有发展,各种办法施展,在考试后就把刘跃弄回了基地。本来这不符合规矩,谁叫咱们是三线工程呢?机关林主任直接找了钱院长,撒泼打滚耍无赖,各种手段,说刘跃理论学习差不多了,该实践了,反正在第五研究院跟在基地研究,没区别,何况咱们基地严重缺人……”

    老张头如同亲眼目睹,娓娓道来。

    周围的人听得也是津津有味。

    他们没想到,平时难得见到的林主任,居然是这样说服刘跃在研究院的导师们,把他弄回基地的。

    “没想到,研究院那些严谨的专家们,居然也会同意!”

    众人感慨不已。

    不说刘跃父母的职务,仅仅是跟着国内最顶尖的一群航天专家们学习,就足够让人震撼了。

    刘跃跟其他大多数工农兵大学生不同,15岁入首都航空航天大学时,就有着扎实的理论基础。

    不然,也没可能缠着忙碌的众多大拿成为他们的学生。

    如果刘跃搞的是其他项目,基地绝对会无条件支持,结果却搞了航天系统内技术含量最低的火箭炮!

    周蓉恨恨地说道,“可惜我家侄女没福气,长得也不争气!”

    其他人都开始动了心思,琢磨起身边谁家闺女水灵,学历高。

    即使无法成为刘跃的老丈杆子,成为他的媒人也不错啊。

    刘跃也不管调度室的人怎么琢磨给自己介绍对象,从周蓉那里拿了领料单,直接回了机加车间,找老王头。

    “师父,帮帮忙呗……”

    老王头正要骂他,看着一叠领料单,不由愣了。

    “你不是说没同意?怎么领料单就出来了?你小子使了啥手段?”

    刘跃尴尬地笑着,也不解释。

    他也清楚,单管火箭炮,看起来没有多大用处。

    近处有迫击炮,稍远点,榴弹炮火力支援。

    火箭炮的威力在于发射速度快,大面积覆盖。

    “师父,您瞧我这为这项目,都跑了半年。您老行行好,当心疼徒儿,先帮忙弄出来看看呗……”刘跃陪着笑脸。

    为了这个项目,从回来就开始跑。

    总部机关技术部也因为这样,才把他发配到2186厂来熟悉火箭炮生产的工艺流程。

    现在已经是78年12月了,还有两个月不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就要爆发了。

    一开始,这样的单管火箭炮用不上,等国内撤军,边境轮战时,那就有用了,远比榴弹炮更靠谱。

    “晚上陪老子喝酒不?”

    老王头眼珠子滴溜转着,闪现出智慧的光芒。

    老头子让刘跃成为女婿的心还没死!

    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不牺牲点色相不行了。

    老王头不帮忙,机加车间其他班组长可不会卖面子。

    没谁愿意公休日帮着刘跃干活。

    再说了,这种活,本来该调度安排时间的。

    刘跃假传圣旨,好不容易把材料给弄出来了,到时候要是被发现,材料还没粗加工,就白冒险了。

    “行,我陪您老!”

    考虑着夜长梦多,今天不把材料领出来,甚至动手加工,明天公休日一过,下周一早上,赵德明到厂部开生产会议,如果真问了厂长,绝对不是好事儿。

    刘跃这回答,完全是豁出去了。

    今晚或明天加班加点,先把各种材料粗加工,等上面发现,木已成舟,处分自己,也只能继续生产。

    “那好,你说怎么弄吧。”

    见刘跃同意到家里吃饭,老王头一脸轻松,看着手中领料单,问刘跃。

    刘跃这也是临时起意,根本就没有完善的计划。

    反正只想把材料领出来,立即开始加工。

    “师父,您也知道现在厂里计划比原来少了不少,经费不充足。可能加班费啥的……”

    “少扯没用的,直接说。”

    老王头瞪了刘跃一眼,“咱车间的人,那点觉悟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