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棍 > 第1935章 谁敢动他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的,雷劫谷圣子在临死的时候,将所有关于雷劫谷的东西全部赠与了张横。



    张横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估计连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你这么鲁莽地杀了他,难道就不怕那群人又要对你口诛笔伐?”



    白心儿站在旁边,环抱双手冷眼相望。



    她生得是真的漂亮,大概是张横见过的所有女人之中能够排进前三的存在了,从容貌到身材,再从谈吐到气质,真可谓是祸国殃民、 倾国倾城的代表。



    “怕啊,怎么不怕,毕竟玄武盟可是一域大盟呢!”



    张横嬉皮笑脸地说了一句,然后才耸了耸肩,正色道:“以我现在的身姿辈分,哪去不得,什么事做不得?”



    “这倒是,毕竟你现在也是一域尊者的身份地位了,就算是昆弥见了也要跟你平辈论交。”



    白心儿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外面已经传来了各种打斗之声,其中不乏一些哭泣的声音,为了雷劫果大打出手的四域弟子们之间的战斗,大概已经进入白热化了。



    张横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带着白心儿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雷劫果?雷劫树?



    这些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现在就相当于雷劫谷的下一位圣子,他要在种植出一棵雷劫树简直轻而易举。



    穿过雷劫谷庞大的宫殿和各种雷池、雷林,他们终于找到了上去雷劫谷最高点的地方。



    那里是最适合拘魂藤生长的地方。



    通过元留下来的传承之中,他也知道了,那里确实有一根拘魂藤在茁壮生长着。



    两个人不急不缓地走向那个地方,中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所以说,你跟我之间亲热欢好的时候有过肌肤之亲咯?”想起当时她质问元的话语,张横神使鬼差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句话一说完,两个人便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气氛之中,他也立刻意识到,自己好像问错话了。



    “没有,我们只是单纯地谈了谈心,看了看星星。 ”



    没想到,她却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说来也奇怪,明明她心中已经认定了心中的那个人就是跟着幻魔一起沉入炼九焱岩浆底部的他,此刻看着张横,又觉得自己心中的影子,大抵跟他更像几分。



    听到她的答案,张横也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但是,自己为什么会要松一口气啊?



    他愣住了。



    估计是觉得孤男寡女单独过夜,却只是单纯地谈谈人生,谈谈理想已经很难得了吧?



    毕竟从他接触这个社会的眼光来看,现在男人和女人们,不是想进入别人的生活,就是想进入别人的身体。



    说着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拘魂藤所在的地方。



    张横看到那周身有无数魂魄相伴的草藤花,心砰砰直跳,柠儿终于要有救了。



    他迈出每一步都很艰难,却也很坚定,稳稳当当地朝着那拘魂藤走去。



    只是,在他走出房檐,出现在下面众人视野之中时。



    玄武盟的人却大喊了起来:“麻衣老祖不见了!”



    “他刚刚交待我说是去里面寻找一番机缘而后便消失,到现在也没有回来,难道是遇到什么不测了?”



    一个天王面色沉重地举起手中的玉佩,说道:“这是老祖留下来的神魂玉佩,其内光芒已经散尽,按照我们玄武门的秘法,只有死人才会使得神魂玉佩内的光芒退却,也已经说……老祖可能真的死了!”



    此言一出,顿时如石头落入湖中,激起千层浪。



    “麻衣书生可是无限接近二重劫的尊者啊,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杀了他!”



    “如今幻魔已死,圣子也伏法,在场达到他那个修为的人也只手数的过来,但他们好像都不太有理由杀了麻衣书生,难道是鬼宗之人?”



    “别自欺欺人了,你好好看看,谁不在场!”



    “是张横张尊者!”



    “他没有跟我们在一起,难道说……”



    “以张尊者可以独立斩杀雷劫谷圣子的实力来看,他似乎真的满足杀死麻衣书生的条件。”



    “而且……白尊者也消失了,该不会是他们两人联手吧!”



    ……



    此番轰动刚刚产生,他们便抬头看到了在上方取拘魂藤的张横。



    玄武盟的人顿时群情激奋,扬言要他滚下来,替玄武盟死去的数位修士赎罪!



    天机盟的众人也响起了前面被假张横斩杀的几位师兄弟,也是不断地应和起来。



    昆弥看在前面张横出手帮助他们解决元祖天魔的情况下,本不想再追究这件事情,而且他也觉得这件事情背后会有蹊跷,只是现在真相还未大白,他也架不住群情激奋,只得站出来朗声喊道:“张尊者,是不是该下来给个说法?”



    白心儿在后面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张横仿佛置若罔闻,以玄力包裹自己的手掌,小心翼翼地将那根拘魂藤取了下来,放入自己的孕婴葫之中后才飘然落下。



    “要什么说法?”



    他坦然地站在所有人面前,一如上次要离开四域众人的时候。



    “张某岂是什么小人?说了四域弟子并非张某所杀,便不是张某所杀,至于麻衣尊者,我说他贼心不死,刚刚想要陷害我,反而自食恶果身死道消了,你们信不信?”



    此言一出,不仅四域弟子轰动不安,连昆弥的脸色都架不住了。



    “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麻衣书生可是无限接近二重劫的尊者,他要是会意外死亡,那我都可以一只手指捏死尊者了!”



    “是啊,废话别说,乖乖认错,跟我们一起前往昆吾宫受罚,不然的话,我们就要举整个玄武盟之力与你为敌了!”



    “众天王随我一起动手,我就不信他能够架得住我们这么多人的攻势!”



    跟随而来的天王和准天王们都纷纷响应,准备动手。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妙音仿佛自九天而来。



    “谁敢动他?”



    这声音对于张横来说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



    说话之人,自然便是紫竹盟的盟主,佛母圣音。



    不知何时,她已经站在樊志忠率领的南域弟子之中,此刻正款款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