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 第179章 成婚 婕妤


    凉州城落成之后,黄君尧是第一个成婚的高品极官员,虽然他不是凉州城本地人,但仍有很多人上门祝贺,谁让他是凉州城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呢?

    整个凉州城的官员都休沐一天,除了要参加上司的婚宴之外,还要帮忙上司照应各方来客,真是喜并忙着。

    夏臻是凉州的老大,婚宴两头都是他的属下,中午,他在田先生家吃了宴席,晚上去了黄大人家,田先生家的客人并不多,他带着麻敏儿吃了个饱,饭后消食,慢悠悠的和田先生聊天,好像不是在参加喜宴,而是朋友聚会。

    凉州城的事情虽然交待的差不多了,夏臻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跟田先生说了很多,不知不觉竟到了傍晚。

    “子安,你放心,军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平定走出来了,他们认我这个先生,而黄大人又不是凉州城的土著,他必然不会和本地人抱团让我难做。”

    夏臻道:“万事紧慎,万事民为先,我相信先生。”

    田先生郑重的点点头:“凉州的局面你已经打开了,粮食也能自给了,我要是再做不好,那真是愧对子安你的信任了。”

    “先生,凉州不比平定,这里民风彪悍,你还是小心为妥。”

    田先生点点头:“嗯,我会小心的。”

    黄大人家的喜宴一直摆到了衙门后院,前前后后有近六十桌,夏臻是北郡王,不可能像在田先生家吃酒,他压轴出场,所有人行礼的行礼,半跪的半跪,把他恭迎到了主位,他只在桌上坐了一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就又下了桌。

    离开之前,“黄大人,明天早上,早点到。”

    “是,郡王,下官知道了。”黄君尧半跪行礼。

    夏臻点点头,挽着麻敏儿的手离开了。

    众人等二人离开才礼毕,看着他们远去背影,惊为天人:“这就是北郡王?”

    “是啊,你没见过吗?”

    “我一个没品极的小吏怎么可能见过他。”

    “说得也是,他一直在军营,就算是找黄大人,也是黄大人被叫去军营的多。”

    “可不是嘛。”参加喜宴的甲说道:“一直以为北郡王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没想到这么年轻。”

    “听说他以前是将军,可不是郡王,是凭军功被封为郡王的。”

    “老天啊,二十出头就凭军功被封王了,太厉害了!”

    ……

    黄意涵皱眉,低声问她母亲,“北郡王就喝了点酒,都没有吃饭就走了,是不是生气了?”

    黄母摇头低声回道:“不是。”

    “那是为何?”

    黄母没时间回女儿的话,“等我空了再解释给你听,”说完,她就去忙了。

    夏臻在喜宴上喝多少酒,吃多少菜,都没意义,他来了,就是一个态度,就是给凉州府最大的官——知府撑腰,他是我的人,你们得听他的,不听他的,就是与我为敌。

    走在回小木院的路上,麻敏儿笑道:“就是为了在黄大人的宴席上出现一下,你让人家在一个月之内大婚,可真把黄家给忙晕了。”

    夏臻捏了她的小鼻头,“黄家人就算真晕了,那也是他们的荣幸。”

    呃……麻敏儿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自己跟夏臻在一起久了,都忘了要仰视他,不要说对平民百姓,就算是官员,他也是权贵中的权贵,他能参加黄大人的婚礼,对于黄大人的家人来说,可能在多年以后,他们都会回忆起现在,‘想当年,北郡王还来参加过我黄家的婚礼呢!’

    “后天就出发?”

    “嗯,出发后就要急赶路,要不然,七月底怕也赶不到京里。”

    七月底啊!现在才是六月底,一个月的漫漫路程啊!京城……京城……我就要来了!

    京城皇宫,六月底七月初,真是一年最炎热的时节,麻慧儿似乎已经习惯了宫里冷清的日子,大家都说今年夏天特别热,可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甚至她觉得宫殿里还有寒气,一股沁心入肺的寒气,时常让她手脚冰冷。

    “娘娘,热不热,要不要把拿点冰陶给你吃?”

    麻慧儿正在做绣活,按道理来讲,夏天热,手心有汗,这些活做不了才是,但她手心一点汗也没有,甚至有些凉。

    “不要,我不喜欢吃。”

    “娘娘,难得分到这么精致的吃食,你就偿偿吧!”绮红不忍心劝道。

    麻慧儿还是摇头,“要是有银耳羹,你给我盛一碗,要热的。”

    “哦。”绿绮看着冰陶,想了想,低头把它舀着吃了,拿着空碗出去了,到了司膳房,有认识她的人问:“你们家娘娘吃了?”

    绿绮点点头:“多谢余公公,我家娘娘吃了,说很好吃。”

    “那是当然,这是给皇后娘娘做的凉镇,皇后娘娘心慈,每个宫里都分了些。”

    绿绮笑笑:“我家娘娘还想吃些银耳羹。”

    “这个有,一年四季不断,我来给你盛点。”

    绿绮跟着余公公走到放置银耳羹的地方,余公公帮她打了两勺:“拿去吧。”

    “没有热的吗?”

    “这天气,各宫里的娘娘们都要凉的。”

    “可我家娘娘想吃热的。”

    余公公皮笑肉不笑,“绿姑娘,那不好意思了,我们玉膳房还真没人有空,你自个儿去加热吧。”

    绿绮刚想说我没有加热的小炉,那余公公已经走开了,整个玉膳房内,忙得忙,闲聊的闲聊,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绿绮端着一小碗凉银耳羹暗暗叹气走出了玉膳房,在回宫殿的路上,她没有走树荫,把碗迎在太阳底下爆晒,等到宫殿门口,银耳羹非但没有热,还馊了,她的情绪突然失控,坐到宫殿门口前,把头埋在膝间哭了。

    说什么富贵滔天,说什么荣华锦尊,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连一碗热的银耳羹都吃不到,比流放好到那儿去。

    御书房里,元泰帝刚刚喝了碗养参汤,拭了拭嘴:“夏子安的麦子收完了?”

    “回圣上,收完了,听说收成还不错。”

    元泰帝眯眼一笑,“真不要说,这小子任性还真有任性的好,说要长麦子就长成麦子。”

    内侍大总管笑笑,没接这话。

    “户部的折子在那里?”

    内侍方玉源连忙把户部的折子摆到了皇帝面前,“圣上——”

    元泰帝仔细看了看夏臻报到户部的粮食数量,“近百万斤,能养活士兵三个月,不错,不错,再有两季,怕就能自给自足了。”

    “圣上,要是北方五府都能自给自足,也算去掉你的心头之忧了。”

    “是啊。”元泰帝轻轻颔首,突然转头,“今天晚上翻谁的牌子?”

    混迹皇宫内院几十载的方玉源差点没有跟上皇上的思维,不过也是‘差点没’,说明他跟上皇帝的节奏了,“圣上,你还没有翻呢?”方玉源小心的看着皇帝神色,实际上已经翻了,但他故意说没有。

    皇上朝门口看过去,“午后了吧?”

    “是,圣上,已是下午未时正。”

    “麻家那位封的是?”

    “回圣上,封得是四等美人。”方玉源听到麻家,心道,果然如此。

    “美人?”

    “是,圣上。”

    皇上皱皱眉,“封三等婕妤,朕过几天到她那里吃晚饭。”

    这就是翻牌的意思了,方玉源马上笑道:“奴才知道了。”

    在封婕妤前的一天半时间里,方玉源把消息给了手下两个小徒弟。

    两个小徒弟知道,这是师傅给他们发财的机会,可是他却意味深长的一笑,“估计你们要空手。”

    “公公,不能吧?”

    “那你们就去试试?”

    两个小徒弟相视一眼,“那咱们俩就试试?”

    方玉源笑得一脸褶子,“既然要试,那就赶紧去,别耽搁我去颁旨意。”

    “是,公公。”

    徒弟甲找到了通奉大夫值勤的内阁院,兴奋的把好消息告诉了要下衙的麻承祖,“麻老大人,你家的好运来了,你的孙女被封为婕妤了。”

    麻承祖脸色虽未变,内心还是起波澜的,皇上终于想起我的孙女了,想起的好,好啊!

    徒弟甲站在边上,见老头闷不吭声,干嘛呢,赶紧打赏我银子啊,好让我走人啊。

    麻承祖身边的随从老丁头懂行规,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了,结果只有一个低劣的玉佩,还有怀中给老大人买吃食的五两银子,他都塞给了报信的小公公。

    “对不住了,今天来的急,没拿多少银子,这些跑退费,还烦请公公别嫌少。”

    怎么不嫌,徒弟甲气得就想摔了玉佩,什么破玩意,不甘心的把五两银子捋到手里,“老大人,你慢慢高兴着,小的就先退一步了。”

    徒弟甲小公公气呼呼的走了。

    夜色中的京城,繁华的街市上,各式酒楼、肆馆门前,车水马龙,流光溢彩,楼肆里充斥着各式奢侈与浮夸。

    麻齐蒙没想到,还会有人邀他到这种高级酒楼吃酒,乐得两眼眯缝,跟小二进了三楼包间,里面坐了几个他不认识的人。

    “……烦问那位请在下来吃饭?”麻齐蒙拱手,那有帝师之子的模样,举手间都是卑微与讨好。

    “你就是麻婕妤的父亲?”

    婕妤?麻齐蒙双眼一亮,“我女儿被封三等婕妤了?”

    “是啊,麻老爷,赶紧过来喝杯酒庆祝庆祝!”

    原本就晕头转向的麻齐蒙听到女儿的好消息,更不摸不着北了,那酒喝得叫一个痛快,那菜吃得就一个欢字,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醉过去的,只知道醒来时,他被双手按着,“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麻老爷是吧。”

    “既然叫我老爷,干嘛按着我的肩膀?”

    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人冷冷一笑,“昨天晚上,你喝醉了,现在不醉了吧。”

    “当然不醉了,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父亲好歹也是通奉大夫,官居从二品。”

    “在我这里,我不管你是几品大官,吃饭给银子,什么都好说,不给钱,管你老子是什么,我都会把你送到京兆尹。”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麻齐蒙慌了,他的父亲只是一个文散官,那有什么权力。

    “吃了饭,不认账了?”中年男人讥笑。

    麻齐蒙结结巴巴道:“什么……认不认的,昨……天晚上有人请我客,我又……不是白吃。”

    “有人请客,敢问麻老爷,请你的人姓甚名谁?”

    “我……”麻齐蒙傻眼了,不要说名字了,他现在连那几人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

    麻夫人见到前来讨银子的人,简单不敢相信,“多少银子?”

    “回夫人,三千两。”

    “什……什么……吃顿饭要三千两?这是抢银子啊?”

    来人勾嘴一笑,“三千两,在我们酒楼是中下等消费,夫人,请给银子吧,如果不给,我们会把麻老爷送到京兆尹大狱,到时,你找人托关系把他弄出来了,可就不止三千两了。”

    “我……”麻夫人情绪突然失控,大哭!

    可哭有什么用呢,敢上门讨银子,敢把人弄进京兆尹,那必定是有权有势之人,那是他们麻家人惹得起的。

    凑完三千两赎出麻齐蒙,麻家的日子,在七月天里过得跟严寒酷冬一般。

    两个小公公回到了方玉源身边,“真被公公你说中了,麻家没有油水。”

    “哈哈……”方玉源大笑,

    “老二,你捞了麻家多少?”

    “回公公,除去成本,也就两千多两。”

    方玉源笑笑,“走,跟砸家去宣旨,过两天,麻婕妤就能伺寝了。”

    “公公,你说麻家的女人还有机会爬上去吗?”

    “这个砸家怎么能知道。”方玉源不以为意的说道。

    京城北郡王府,庄颢正在和夏老将军商讨一些细节,有仆从找他,他拱手道:“老将军,我出去一下。”

    夏仕雍点点头。

    庄颢出去了一会儿后马上又进来了,带着笑意道:“是麻家的消息。”

    “何消息?”

    “听说麻家嫡孙女在宫中被封为三等婕妤了。”

    夏仁雍听到了这个消息不以为意。

    庄颢感觉到了老将军的情绪变化,继续说道:“皇上翻了她的牌子。”

    夏仕雍眉头一抬:“你的意思是……”

    “老将军,麻家嫡孙女进宫两年了,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被封为婕妤,又被翻牌子?”

    夏仕雍眉头再凝:“可是皇后、贵妃等娘娘都有儿子,且年龄都有十多岁了。”

    “老将军——”庄颢道:“有时,不仅是皇子外戚想干什么,那位也想用皇子对外戚做些什么。”

    夏仁雍神情蓦得一紧。

    庄颢默默的等待老将军思考。

    夏仁雍突然深吸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我们夏家都已经站到高危之地,只能紧小慎微从事。”

    庄颢笑笑,“郡王应当出发了。”

    “再不出发那还有时辰啊!”

    麻奕初正在太师府与江夫子下棋,晚饭时,被人打断了,他们只好中断了棋局,“就就在这里,明天我和奕初继续下。”

    风络瑶一脸娇俏:“爷爷,你逮着个就下大半天。”撅着小嘴,显示自己的不满。

    风江逸大笑,“你这皮丫头,将来怎么嫁得出去。”

    “爷爷……我不理你了!”风络瑶羞得满脸通红一跺脚跑了。

    俏娇红艳的小脸格外生动,麻奕初不知不觉被吸引了,连夫子一直盯着他看都没有注意到。

    “咳……”风江逸心道我要是不再咳一下,这晚饭怕是吃不到了。

    麻奕初被咳声惊醒,满脸羞得通红,“夫子,我们……我们去吃晚饭。”

    “哈哈……”风江逸捋须大笑,“你的家人要不了多少天就到京城了,院子准备的怎么样了?”

    “秋大管事已经买好了,正在加紧收拾。”

    风江逸道:“买在那里?”

    “和北郡王府隔得不远。”

    风江逸抬眼看向他:“那可不便宜。”且不一定有钱就能买到。

    麻奕初笑笑:“是很贵,而且秋大哥费了不少心才买到。”

    风江逸到:“他带你一道去买了?”

    麻奕初点点对:“嗯,整个买的过程,我都有参与,这才发现,原来做官与做生意有很多共通之处。”

    风江逸欣慰的笑了,“能参悟到这些,有进步。”

    “多谢夫子夸奖。”麻奕初咧嘴一笑:“秋大哥让我问一声夫子,你是不是帮了忙,要不然这座院子,我们没这么顺当拿下来。”

    “哦,他居然发现我有帮忙?”风江逸眯眼笑。

    “夫子,你真帮忙了?”

    “也没什么了,和同僚一起吃饭时,提了一嘴。”风江逸风淡云轻的回道。

    “秋大哥说得没错,夫子你果然出手,多谢夫子。”麻奕初赶紧长揖礼。

    风江逸道:“臭丫头马上就要到了,我呀,又能吃到好吃的啦,哈哈……”

    翼州安兴府,彭掌柜在北郡王府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了二娘,赶紧进了客院,叫道:“老爷,老爷,二娘来了。”

    麻二娘到了北郡王府门口,还没有来得及看巍峨的府邸,就见他爹在侧门出来了,“敏儿,敏儿……”

    “爹——”

    “二姐……”

    “二姐——”

    麻家人欣喜的重逢了。

    可是要赶往京城,大家都没有作停留,第二天一早又开始向京里出发,出行的还有大将军夫妇。赵素欣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和丈夫一起回京城,她感慨万千。

    一行人浩浩荡荡朝京城出发,夏臻父子坐在一辆马车里,“臻儿,这次进京,你怕是难回到封地了。”夏则涛有些愁怅。

    “父亲,不必担心。”夏臻安慰道:“你要是寂寞,再生个儿子。”

    “我……”正在伤心感慨中的夏则涛被儿子吓得踉到了马车壁,“儿……你……你说什么?”

    “二娘都有五弟了,我有个小弟,也不奇怪吧!”

    “呃……”夏则涛被儿子雷得外焦里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