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恶毒女配日常 > 第三百八十五章、忍耐的尽头
青叔给了祝彧一个小时时间的假送晏安离开。他们走后,青叔就跟她说:“你现在还在俱乐部任职,还能担任领队这个职位并不是你不可或缺或者你本事超群,而只是因为你是我们大股东的女儿。你那么爱管祝彧的社交网络账号,你应该知道你在粉丝群里的名声和评价怎么样?每一天,我都至少要收到十多封战队粉丝祝彧粉丝对你这个人的投诉信。你知道她们说你什么吗?她们说你以公谋私恬不知耻!”
看着面前人簌簌掉落的眼泪,青叔继续说:“但因为你是大股东女儿,我不能说你什么,甚至你在这个俱乐部都比我有话语权。平时你想做什么做什么,你把祝彧当做你的什么人?你看看其他选手对你这个人的评价是什么!那好在,你之前虽然也任性也嚣张跋扈,但始终也没做过真正伤害到别人的事情。但今天……那位晏安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青叔盯着她,说:“你以为她只是祝彧身边的朋友,你把她当成那些靠近祝彧的,可以任由你或赶或骂随意使弄的女粉丝?你以为山队刚才为什么生气,他那种老好人性子的人为什么生气?他姐姐是晏安现在的经纪人你知道吗?而且,我们俱乐部在今年下半年多了好几个赞助,其中有哪些是晏安帮忙拉得你又清楚吗?你做事怎么可以这样不经大脑?”
“那又怎么样?赞助而已,你想要多少!”翁然抬起眼来红着眼看向他。
“你还是不知悔改!”青叔叹气,说:“今天的事我会如实上报,至于你今后的去向要由上面决定。”
翁然赌气出声:“我是股东,我有人事任免权!你们没资格决定我的去向。”
“好好好!”青叔点头,说:“你就是想留在祝彧身边,就是想管着他,是吗?你看今天过后他还会不会搭理你这个人,你以为祝彧一直不出声是因为他性子懦弱胆怯是吗?”
将将好一个小时时间,祝彧带着浑身的冷意从屋外进来。翁然一早等在那,看见他就急忙冲了过去,问:“下雨了吗外面?天气好像很冷,是不是?”
祝彧像是根本没看见她也没听见她说话,径直绕过她就往楼上走。翁然追在他身后,费力地说:“你千万别相信晏安说得那些,今天的事……”
祝彧突然顿住步子回头看她,问:“我不相信晏安难道相信你吗?”
翁然也就静止住,好半天才有动静。她问:“你判断一件事就丝毫不讲事实根据吗?”
“事实根据?晏安的脚到现在还肿着,走路都一瘸一拐!请问,你在这件事里受到了什么损失吗?”
“我没损失?我什么都没做就要受到大家的指责谩骂。我还委屈呢,我又找谁说去!”翁然含泪大叫道。
“你还是觉得自己半点没错?”祝彧点点头,说:“我会跟俱乐部说,我不希望再由你来担任领队一职。”
翁然刚张了张嘴就立马被祝彧打断,他说:“我知道你是股东,在这个俱乐部里的分量举足轻重,所以我会跟俱乐部说,如果你仍然不间断地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考虑跟这家俱乐部解除合约。”
“你敢!”翁然咬牙大吼:“你敢这样做我保证你这辈子都没比赛可打!你想你的职业前途终止在这一刻的话你就尽管去跟俱乐部说吧”
祝彧点了点头,只淡淡说了声好就迈着步子扬长而去。
翁然觉得呼吸苦难,只能捂着脸蹲到地上。就是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一条又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显示在眼前:
“翁小姐,截止到明早7点之前都来得及,你想好的话随时跟我联系,我看着夜景喝着红酒敬候佳音。”
这个贱人!
翁然拿着手机急速往楼上跑,想把这条信息拿给祝彧看,想叫他知道狐狸精的真面目。可刚到路口,她就听见祝彧在跟青叔说:
“我的想法请您帮忙转达。事实上,翁然作为领队这段时间里一直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如果她继续以工作人员身份出现在我身边插手我的工作生活,我会很认真地重新审视咱们俱乐部是否真的适合我。如果这样的情况和我困扰没法得到解决,我想我会动用法律手段来捍卫我自己的合法权益。”
“是因为这样吗?还是觉得你朋友今天因为翁然受到了委屈?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协商解决的。”能听出来,青叔已经尽量温和平缓地缓和这件事,可祝彧还是说:
“从很久之前开始,我就跟俱乐部表达过我对翁然工作的质疑,你们之前答应我,进入一队之后会由别人来接手我的所有工作生活上的事务。可到了今天,你们还是没有兑现当时对我的承诺,翁然仍然在变本加厉地参与着我的工作我的生活甚至我的一切,我觉得……”祝彧停顿了一下,说:“我觉得只是一条没有光的路,一直以来,我都很累。”
祝彧的这些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把刀子直直往翁然心口上插,她从来都不知道,祝彧一直是这样看她的。所以他之前为什么从来不说不表达呢,难道真如他说的,他只是在忍,觉得进入一队就能脱离她的掌控能获得他眼中的光明。可是呢,他到了一队后才发现她也跟着一起来了,所以认命了?
既然都已经认命了,为什么现在这个时间,马上就要开始打比赛的这个紧要关头里里跟俱乐部做这样的反抗?是真的忍到了尽头,还是单纯为今天的晏安在讨公道?
翁然从楼上下来,把脸上眼泪抹净给晏安拨去电话。“你明天一早回去,签证问题应该解决了。”
她以为她会听到晏安在电话那头发来的或嘲讽或感激或其他情绪的声音,然而电话里晏安的声音比她还要嘶哑苦涩,她说;
“明天吗?真是不好意思,我等不到明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