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某光头的江湖(一拳万界)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莫名其妙的善意
    屋内气氛忽然沉默,那个倨傲的声音消失后,酒火咧了咧嘴角,“我去看看吧。”

    其他人没说话,彭海将头颅底下,以掩饰自己慌乱的眼神,一旁于倩没有继续找邵青麻烦的心思,而是带着担忧看向离去的酒火。

    “放心,没啥大事。”

    邵青见没得玩儿了,反而自己凑了上去,可惜收获的只有一个大大的白眼。

    王羽沉默的转头,运转体内灵气到耳朵附近的经脉,顿时听力大增。

    外面的谈话也清晰的传了过来。

    “两位师兄,来我小莲花峰有何贵干?”酒火语气中带着一丝谦卑,低着头行了一礼。

    他身为大师兄,有责任护住师弟师妹们。只要这些人不过分,给一些面子不算什么。

    但如果敢蹬鼻子上脸,那酒火就会证明外人对他的评价是真的,无他,拼命而已。

    来的两个丹剑宗弟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目光转向那一排茅屋,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听说你们这里新来了一位叫做王羽的弟子?你将他请出来,有些话我得当面告知。”

    说话的是两人中,境界比较高的,从气息来看,应该有练气巅峰的境界。

    酒火闻言脸色一沉,脑海中迅速转过许多念头。

    小师弟自来这里后,就一直没有下山过,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不愿意?你要想清楚,我是替肖林师兄办事的,如果你让我把事情弄砸了,后果怎么样,想必不用说你也知道。”

    那人见酒火犹豫,便冷笑着威胁,肖林的名字,在整个丹剑宗没有人不知道,所以他们也懂这两个普普通通的字眼背后,代表着什么。

    果然,酒火目光一暗,咬牙道:“我这就去请。”

    “快点,不要耽搁我们时间。”

    “是!”

    王羽看了脸色明显不对的彭海一眼,想来自己的名字被知道,和这个家伙脱不了关系。

    已经冲开六十七个窍穴的他,如果纯以这个世界的境界来算,已经是练气六重了。

    而且以剑气之犀利,越级挑战也不是不可能。

    看来得尽快去找青莲要攻击法术了,剑修在达到筑基之前,无法运用剑丸,必须等到筑基才行。

    因此有一个防身手段,十分重要。

    思索间,酒火已经到了门前,欲言又止的看向王羽,良久后咬牙道:“小师弟,跟我来。”

    “到底怎么回事,那些人怎么会直到小师弟的名字!?”于倩猛地一拍桌子,吓得旁边邵青抖了抖。

    酒火低吼道:“我怎么会知道,小师弟这么多天从来没下山过,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眼见两人有吵起来的趋势,王羽开口道:“没事,难道他们还能杀了我不成?无非是装聋作哑而已,请师兄师姐放心。”

    酒火幽幽一叹,“随我过去吧。”

    王羽点了点头,跟着走了出去。

    于倩颓然的坐倒在凳子上,目光有些呆滞。

    邵青看不下去了,忽然开口道:“三师兄,我昨天看到你往一处树洞里放了枚玉佩,但后来去找的时候,发现不见了,事先说明啊,可不是我偷你东西。”

    彭海猛地抬头,吃惊的说道:“你跟踪我?”

    “我就是看三师兄你神神秘秘的,以为你找了相好,所以就去看看咯。”邵青耸了耸肩膀。

    于倩不可置信的看着彭海,就像是再看一个陌生人。

    且不提屋内降落到冰点的气氛,外面两人看到王羽之后,脸上倨傲不在,变成了客气与和善。

    “想必这位师弟便是王羽吧?果然一表人才。原本一般的新入门弟子,都会被分配到一些比较辛苦的地方,但你不同,具体想要去什么地方,随我们去见一见肖林师兄便知道了。”

    这人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将目的说了出来,嘴里虽然说的好听,其实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在里面。

    王羽沉默片刻,“能给我一天时间准备吗?”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相反来这里时,肖林师兄身边亲信之人,脸上郑重的神色,犹豫了一番后,同意了这个要求。

    “也罢,那王羽师弟你便准备一天,处理好事情后,咱们明天过来接你。”

    他们说完,便直接运转法器离开了。

    练气境巅峰,是不能依靠自身飞行的,所以他们脚下的东西,必然是飞行法器。

    这和酒火的葫芦不同,不仅要珍贵,也更加稀少。

    “走吧,咱们进屋商量一下。”

    酒火语气复杂的说道:“小师弟,希望你不要让师傅她老人家失望。”

    王羽点点头,没有说话。

    丹剑宗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在没有实力的情况下,只要能保证自身安全,那么一切好说。

    而且王羽有种感觉,邵青这个人,恐怕远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哪怕他已经掀开了一点面具,露出些许真容,但仅仅只是这一点,却更加让人怀疑。

    两人来到吃饭的茅屋,眼前情形却让他们一愣。

    只见邵青正一脸懵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不过,王羽怎么看,都觉得他是装出来的。

    彭海双眼通红,情绪激动的喘着粗气,对刚进屋的酒火跟王羽看都没看一眼,死死盯着于倩道:“我只是不想永远做个练气弟子而已,我想更进一步,有什么不对?你真的以为,守在这里能有什么出息?”

    “师傅对你的恩情呢?全都忘了?”

    于倩怒喝道:“不要忘了,你没上山之前,家里人全被盗贼杀了,要不是师傅正好经过,恐怕你能长大的机会都没有。”

    “正因为我记着师傅的恩义,所以我才不想只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弟子,那些人说的话,我听着比你更加难受,但咱们又能怎样?”

    彭海激动的说道:“所以我要变强,我要让那些人再也不敢乱嚼舌根。”

    “呵呵呵,所以你就出卖小师弟的消息,把他推进火坑里?说的冠冕堂皇,其实也不过是满足你自己的私心!”

    于倩又不是什么三岁小孩,怎么会被这么简单的言语唬住。

    “哼,你信也罢,不信也罢,言尽于此,我也不想多说。而且,你怎么直到小师弟去了那里,会比在这破烂地方更差?”

    彭海猛地起身,看到王羽和酒火后,脸色更加难看,推开两人往外面冲去。

    于倩痛苦的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她几乎是和彭海一起长大的,所以此时非常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