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全球星卡 > 第七章 我是炎帝小舅子
    斗马大陆,加玛帝国。

    纳兰家族门前的大街上,积雪尚未融化,小厮们正在忙里忙外,手执铁锹和簸箕,仔仔细细地开辟出一条宽阔的道路。

    哒哒哒…

    只听马蹄声响起,众人抬目看去,然后便是见到,一辆香车宝马自远方轻轧而来,珠帘翠幕,明珠珍宝,由此可见,主人的不凡。

    两旁忙活的小厮,赶紧扔下手中铲雪的工具,伏地相迎。

    有围观路人瞧得这一幕,不解地道:“那是何人,竟有如此派头?”

    “这是纳兰嫣然的堂弟,纳兰叶啊!”

    “就是那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纳兰叶?”

    “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就算不学无术咋了,人家是纳兰家族未来继承人,爷爷纳兰桀是斗王强者,姐姐纳兰嫣然更被云岚宗宗主收为亲传徒弟!”

    “奇了怪了,这纳兰叶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来都不乐意在家里呆着的,今天怎么出现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年关将近,纳兰嫣然回家了,作为堂弟,他岂能不回来看看姐姐?”

    香车停在纳兰家族门前。

    香车内,素白如雪,芳香弥漫,毛绒绒的毯子上,斜靠着的,是人。

    那人一身白狐裘,长发挽起,露出一对玉耳,耳朵上,还点缀着一对银色的耳坠。

    那人冰肌玉骨,通体雪白,眼眸微垂,身姿妖娆,似是睡着了,活脱脱一个病美人。

    就在此时,病美人的眼睛,缓缓张开。

    “我这是穿越到谁身上了?”

    箫星辞眼睛瞪大,骇然地看着自己身上的旗袍,看着自己光洁如玉的皮肤,那珠簪挽起的长发,以及,耳朵上悬挂着的耳坠。

    这他娘的,穿越到妹子身上去了?

    箫星辞下意识地朝下一摸,紧接着,他的瞳孔便是猛地一缩,因为他骇然发现,把子还在,如此便是说明,这是个女装大佬!

    他穿越到一个女装大佬身上了?!

    “我tm…爆炸!”箫星辞仿佛日了马蜂窝,如果是女的,也就算了,至少自己还能…可是穿越到女装大佬身上,这不是膈应人吗?!

    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心绪,箫星辞双目微闭,理了一下思绪,他现在迫切想知道,自己如今究竟是什么身份。

    很快,他便明白了,自己当下的处境。

    他成为了一名高级配角,纳兰嫣然的堂弟-纳兰叶。

    “我的天,我是炎帝小舅子?”

    箫星辞怔了怔,紧接着,面庞上涌现出难以掩饰的狂喜,这一次,他居然变成了一名高级炮灰?

    而且是纳兰嫣然的堂弟?

    小说【斗破苍穹】讲的是废柴少年萧炎遭到退婚之耻,然后努力奋斗,最终逆袭成为一代马帝的故事。

    上门退婚的,赫然便是加玛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纳兰家族,他的堂姐,云岚宗宗主亲传弟子,纳兰嫣然!

    众所周知,斗气大陆,大家修炼斗气,实力至上,强者为尊。

    小时候的萧炎,展现出极为恐怖的修炼天赋,因此萧家和纳兰家两家老爷子定下婚约,让两个小辈联姻。

    可是后来不知何故,萧炎的修炼天赋忽然消失,就此止步不前,甚至修为倒退,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废柴。

    然而,纳兰嫣然却由于优秀的天赋,被云岚宗宗主收为亲传弟子,这样的天之骄女,岂甘心被一纸婚约束缚?

    她追求自我,想要获得自己的人生,成为家族的筹码。

    于是,她带着云岚宗长老上门,试图以云岚宗的威压,逼迫萧炎解除婚约。

    出发点没错,错的是方式。

    于是就有了后来萧炎咬牙忍辱奋斗的逆袭故事。

    箫星辞躺在香车中,心中翻江倒海,他还记得,先前他在诸天轮回境中,说自己想要得到纳兰嫣然。

    于是,自己便穿成了纳兰嫣然的堂弟-纳兰叶,这个身份,接近纳兰嫣然的确不难。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变故,究竟是bug,还是巧合,抑或,与他老妈留给自己的吊坠有关?

    箫星辞抚平心绪,暂时不纠结这些,眼下的问题是,该如何获得纳兰嫣然的一滴血?

    征服她?

    作为一个现代人,箫星辞自认为自己的骚话一套接一套,但是纳兰嫣然恐怕保守不开窍。

    舔她?

    算了,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凭借记忆,他知道现在纳兰嫣然还没有去退婚,不过估计也快了。

    想要获得他的一滴血,那最好的办法无疑是交易,若是替对方解决一桩心事,想来对方也不吝啬一滴鲜血。

    那么纳兰嫣然现在最纠结的事情是什么?

    自然是与萧炎的婚事。

    当然了,纳兰嫣然现在其实并没有纠结,在她眼里退婚很简单,作为云岚宗少宗主,只要她前往萧家,王霸之气一露,那萧家纵有不甘,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因此,既然她不纠结,那就让她纠结起来,只有她纠结了,自己才有发挥的空间。

    眼下要做的,便是让她知道不顾一切的退婚,后果有多严重。

    “少爷。”

    就在此时,香车外丫鬟的轻唤声响起,提醒他该下车了。

    箫星辞缓缓吐出一口气,暗暗给自己鼓气。

    苟住,不能慌。

    于是下一刻,众人便是见到,厚实的马车帘子缓缓掀起,一个身姿妖娆的美人自马车上走下,俏脸淡然,气质脱俗。

    但是,众人不仅没有丝毫惊艳,反而有些想笑,果然男人骚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了。

    “少爷。”

    迎面走来了自己的侍女,纤腰翘臀,俏脸精致,然而当她看到纳兰叶时,顿时有着相形见绌之感。

    “有没有看到堂姐?”箫星辞声音清冷,故作淡定。

    侍女微微欠身,道:“小姐在剑台练剑。”

    “剑台?”箫星辞眉头微皱,根据脑海中的路线,朝着剑台走去。

    纳兰家族,剑台。

    一身月白袍服的少女,正手持青锋,独自练剑。

    剑光闪烁,剑气纵横。

    一套剑舞结束,箫星辞连忙鼓掌,道:“好剑,好剑啊!”

    听得声音,纳兰嫣然霍然转身,俏目盯着他,道:“堂弟,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