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 第560章 你被取消这次商演的资格
 姜南初不知道她已经被盯上。

回到家中,果然陆司寒问起姜南初的外套。

“外面有点冷,怎么不穿外套?”

尽管现在已经是早春,但南初一向体寒,陆司寒立刻上前握住她的手,开始取暖。

“衣服,衣服被同事不小心弄破,所以我没有带回来。”

“有问题,真的只是不小心,这么简单?”

陆司寒明显不相信,好好的外套,除非用力拉扯,不然怎么可能会破。

“我实话实说,你不能生气。”

“我的确和同事发生矛盾,但是现在已经解决,你不用出面的。”

姜南初小心翼翼的开口,她怕陆司寒将整件事情闹大,打扰到平静的工作。

“好吧,我永远都是带不出去,不能见光的。”

“不是的,你出面,他们肯定害怕,所以不要吓唬他们。”

“不用解释,我明白,吃饭吧。”

陆司寒握住姜南初的手,朝餐厅走去。

妻子在外面被欺负,他却碍于身份不能出面,这种体会实在有些糟糕。

用过晚餐,姜南初前往舞蹈房练舞,陆司寒则秘密安排祝林进入书房。

“你说英娱舞蹈室的总监,亲自送南初回家?”

陆司寒沉着脸询问,工作第一天,姜南初真是隐瞒他不少事情。

“的确是这样,但是先生不要误会少夫人。”

“少夫人对那种普通的货色,肯定没感觉。”

祝林立刻帮姜南初解释,如果两夫妻因为这件事情吵架,他岂不是成为罪人。

“没感觉,也抵不住苍蝇在眼前乱晃,照我看英娱舞蹈室的内部员工应该重新洗牌才对!”

陆司寒气的一掌拍向办公桌。

他护在心尖上的宝贝,任何人都染指不得,多看一眼都是错误!“先生,如果您利用权力,擅自处理英娱舞蹈室的员工,只怕少夫人要生气。”

“笑话,怎么在你们眼中,我似乎很怕姜南初吗?”

“当然没有,如果您坚持如此,我立刻安排。”

祝林说完就要出门,准备直接将不长眼的崔年安排到非洲做他的时尚模特去。

“等等,除去这个办法,你还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祝林挑挑眉,原本还以为先生在姜南初面前能够硬气一回,想不到还是这么怂。

不对,怎么能够说是怂,应该是宠老婆!“先生,我肯定没有您聪明,不过这次倒是有个主意。”

“我们直接将英娱舞蹈室以另外一种形式买下来,不与D.E集团挂钩。”

“这样少夫人想不到我们的身上,我们仍旧可以掌握全局。”

“我记得先生母亲娘家有位亲戚,这段时间刚刚从M国留学回来,不如当做人情送给她练练手。”

从前祝林总被陆司寒教训,总是比不上沈承,但不得不说这次脑子终于开窍。

“的确是个好主意,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你去处理,不准南初知道,务必做到天衣无缝,知道吗?”

“明白!”

祝林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书房。

舞蹈房内,姜南初穿着紧身的舞蹈服结束训练,擦擦额头的汗水。

这段时间她总觉得浑身没劲,每晚睡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段时间中毒没有彻底好全。

只是最近实在太忙,所以姜南初准备等商演结束后,去医院做一趟全面的检查。

正想着,姜南初转身迎面撞上一具肉墙,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被陆司寒抱在怀中。

铺天盖地的吻随即落下,让她没有心思再去思考任何的事情。

“已经跳的很好,今晚陪我。”

“可是——”姜南初的可是没有来得及咽下,直接被陆司寒抗进房间。

他需要在她身上一次又一次种下痕迹,确定她是他的。

其实陆司寒还有一个小小的私心,他希望姜南初尽早怀孕,这样她陪伴他的时间能够更多些。

陆司寒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于姜南初的占有欲并没有随着结婚而下降,恰恰相反他越来越依赖姜南初。

翌日,姜南初拖着两条酸疼的腿来到英娱舞蹈室。

一进入内部,她能够很轻易感觉到氛围的变化。

原本应该坐在办公室,年纪五十多岁的总经理并没有上班。

等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所有员工聚在一起,等候新总经理的出现。

“我听说新的总经理是女性。”

“你的小道消息一点都不劲爆,我听说新总经理后台特别大,不然怎么可能直接买下英娱舞蹈室。”

“也对,真是越来越好奇。”

虞桃桃原本准备将姜南初被包养的事情公之于众,但是突然出现换老板的情况,只能先静观其变。

正讨论着,从门口出现一名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性。

她举手投足之间充满英气,干净利落,满满都是女强人的姿态。

“你们好,我是时浔,以后将由我带领舞蹈室走向新的辉煌。”

“啪啪啪。”

同事们开始纷纷鼓掌,争取在新老板面前留下好印象。

“你们不需要客套,自我介绍完后,我需要惩罚一名员工。”

“虞桃桃,你被取消这次商演的资格。”

时浔淡淡开口道,但是气场十足,有那么一个刹那间,姜南初在时浔身上看到陆司寒的影子。

姜南初摇摇头,她真是好过分,上班时间居然想老公,实在太花痴,如果被陆司寒知道肯定要嘲笑她。

“为什么?”

“这样根本不公平,我什么都没有做错,而且商演的舞蹈内容,我已经排练整整两个月!”

虞桃桃发现这段时间,她真的倒霉到家。

欠姜南初整整八十万没有还清,现在还要失去露脸的机会,这意味着工资又将减少一大半。

“你没有做错吗?”

“我听崔年总监说起过,就在昨天你扯坏新同事的衣服。”

“如果我不严格处罚你,怎么管理下面的员工?”

时浔冷冷注视着她说道。

她是陆司寒的远房表姐,专门派过来保护这位表弟妹。

但是就算陆司寒不说,不暗示,时浔照样看不惯虞桃桃这种欺负职场新同事的家伙!虞桃桃的一张脸由红转为白,昨天丢脸的事情再次被提起。

打心底,虞桃桃对姜南初的讨厌更上升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