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恼羞成怒,又赶上他老婆出来维护。

“你们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那男人便立刻将满身的怒火撒在了她的身上,直接给了她一巴掌,才气呼呼的坐下了。

女人被当众掌掴,刚才那股子气势完全不见了!只能气呼呼的捂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而宫洺已经起身,朝着台上去了。

刚才他们领奖的时候,领导都没有那么的恭敬。

这会儿,宫洺上去之后,现场的那些颁奖嘉宾,全部都围上去了。恨不得要将宫洺当做活佛供起来一样。

“宫先生,你给我们说说吧,您的获奖感言!”

生怕宫洺不肯说,另外的几个人也都积极的说道。

“是啊,宫先生!知道您不爱说话。但是今天我们真的需要您说几句……”

话音未落,宫洺已经转身。

“好!”

众人,“???”

还以为要劝很久呢,没想到人家这么干脆?

感激将话筒递给了宫洺,宫洺看了看台下还在懵逼的乔诗语。

“老婆!我爱你!”

全场哗然,全部都朝着乔诗语那边看了过去。

妈呀,这世纪狗粮了吧?

人家不都说,宫洺此人,不爱表达自己的情感吗?当年他的父亲去世了,他也照样是只休息了三天,就出去继续在商场是上面叱咤风云了!

想不到的是,竟然会在大庭广众的撒狗粮?

还这么直接!

正想着,宫洺又开口道。

“有人说,我在家里吃软饭。是啊,我吃我老婆的软饭,不行吗?我老婆都没意见,你们有什么意见?”

众人,“……”

不带这么秀恩爱的好吗?

说完之后,宫洺便已经将话筒还给了那些人,转身走了下来。

他将那奖杯直接递给了乔诗语,“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旁边那两个刚才对宫洺冷嘲热讽的夫妻两个,囧的恨不得找个地板砖将自己钻进去。

想想也是啊,人家宫洺啊。

那么厉害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在家里安心带孩子?果真是手里还有底牌的!

那女人被老公打的,有点不忿,这会儿又忍不住嘀咕。

“哼,又怎么样?小心被人挖了墙角!”

这一次,乔诗语很自信的径直看向了那个女人。

“这位太太,我不知道你有多不自信,才会这么愤世嫉俗!你与其担心我老公被人抢走了,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比较好。脸还好吗?需要我给你找点药膏吗?”

刚才是因为宫洺的缘故,她放不开自己来怼人。

现在就不一样了,她就要小人得志了!也不能让那些酸溜溜的人得逞了!

那女人咬牙,“你……你别得意,你也会有老的一天的!”

乔诗语低头看了看自己,“我还不老吗?我已经三十岁了。可是我老公还是爱我!我说,其实一个女人会不会被爱,不是看她的长相,也不是看她的能力。我认识我老公的时候,我一无所有!”

乔诗语说罢,转头和宫洺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很有默契的笑了。

……

回去的路上,乔诗语笑的停不下来。

“你没看见,刚才那个女人脸都拉的快要掉在地上了。真爽快!”

宫洺侧首看她笑的那么得意,伸手在她的脸颊上抚了抚。

“高兴了吗?没高兴的话,我们再回去继续!”

“那还是不用了!她也是可怜。以为自己做个莬丝草就会被人喜欢,可最后还不是只能沦为别人的附属品?”

宫洺扬眉,“可是我刚才也听宫太太说,女人会不会被爱,不是看是不是独立的啊!”

“是啊,我就是啊!但是我的老公和别人不一样啊!我老公他傻!才会看上我。大部分男人,还是比较喜欢独立自主的女性吧。即便是独立自主最后不被喜欢,但是也比莬丝草有选择的机会啊!”

“不对!”宫洺皱眉。

乔诗语一愣,“什么不对?你难道喜欢莬丝草?”

宫洺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我是说,你说的不对!我不是傻!我是被你的人格魅力吸引的!”

乔诗语,“???”

还是第一次听到宫洺说自己的人格魅力呢!她还挺好奇的,忍不住有点小期待。

“我的人格魅力?是什么?是坚强独立的个性?”

宫洺摇头,“不是,你的人格魅力就是……”

他靠近她的耳边,“我只喜欢你!”

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廓上,久违的心跳加速,让乔诗语浑身一震。

意识到自己被撩了,乔诗语才恍然回神。

“什么啊!你在骗我!”

“我没骗你啊,就像你说的那样。爱情是说不清楚的!不能说被什么吸引,因为我就是喜欢你!没有理由!”

乔诗语弯了弯唇角,“算你会说话。”

“那你呢?”宫洺反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这个问题……

乔诗语眨了眨眼睛,莫名的觉得宫洺有点小期待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的要使坏。

“你想知道啊?那你可要听好了!我其实一开始很不喜欢你!”

宫洺抿唇,“不喜欢我,你还对我……霸王硬上……”

弓字还没说出来,便被乔诗语捂住了嘴巴!

“不准说!”

宫洺扬唇,“好,那你说。”

“我……”乔诗语再看他笑的那么开怀,恍悟。自己又被他调戏了!

她气结,“我不理你了!”

“好了,我这次不调戏你了,你说!”

乔诗语这才恍然陷入了回忆。

“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挺荒唐的。我从小到大没有做过那么荒唐的事情。就是因为当时气急了,所以才那么傻。”

“不傻!”宫洺摇头。“我倒是觉得,那是你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乔诗语郁闷,“你又在调侃我?”

“没有!”宫洺很郑重。“我说的是真的,很多次我都很感激上天将你送到我身边,如果当时你不是以那种方式,我们根本不会产生交集!这是命中注定的!所以你才会来到我的身边!”

两人四目相对,乔诗语突然也忍不住笑了。

“今晚我老公是吃了蜜了吗?嘴巴那么甜?”

闻言,宫洺笑着扬起了唇角。

“是不是,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