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徽音想不通最近做的梦都代表什么,但她很确定的是,她不可能会让白氏受到那样的伤害,即使是她不是很喜欢的顾宜家和顾洵美,她都不会让任何人杀害她们的。

    她这个人没有什么优点,被成为大魔头是有原因的,但她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允许外人伤害她的人。

    即使是她很讨厌的人,要杀要打,那也得是她自己来。

    梦算什么,她连命运都能改变,更别说改变一个梦了。

    顾徽音抱着玉卷回到床榻上,重新睡了一觉,她倒是想知道,还能梦见什么。

    不过,这次她睡得极好,一觉到了日上三竿,都没有再做梦。

    “姑娘,这是什么?”在收拾床褥的红缨拿着玉卷,疑惑地问着正在吃早膳的顾徽音。

    “哦,收起来吧。”顾徽音看了一眼,想起昨天因为这个玉卷灵识剧痛的事,“别收起来,拿过来给我吧。”

    红缨看了几眼,“这玉卷真漂亮,奴婢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玉。”

    顾徽音咬了一口肉包子,心想这个玉当然漂亮了,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灵力,可惜她如今的灵识不够强大,不然就能打开这玉卷一见真容。

    “姑娘,奴婢去拿穗子,这玉卷戴在身上,一定很好看。”红缨看出顾徽音很喜欢玉卷,看到玉卷是能够用穗子结起来,便到妆台找了一个粉绿色的穗子过来,正好配着玉卷。

    “好呀。”顾徽音看了玉卷一眼,把这个玉卷戴在身上,她才好多研究解开秘密。

    不过,话又说回来,夜容铮怎么会有这样的玉卷,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玉卷就算是在玄普大陆,都已经是超品宝物了吧。

    大概是某个大能经过凡人大陆遗失的吧。

    吃过早膳,顾徽音便乖乖去上课,回来发现下人们都忙活起来,进进出出地打扫着。

    “娘,这是要准备过年了?”顾徽音问道,不是才刚下雪,离年关还有些时日吧。

    “老夫人就快回来了,家里上下收拾收拾,老夫人看了也开心。”白氏含笑说道。

    海棠说,“夫人,老夫人的院子都已经收拾干净了。”

    “记得被褥要经常拿出来晒太阳。”白氏吩咐道。

    正是忙得像是在过节一样。

    “娘,老夫人是一个人回来的?”顾徽音拿着橘子吃起来,她已经了解清楚,顾敬怀还有个弟弟,顾老夫人一年有几个月时间是住在顾二爷府上的。

    顾敬怀世袭了爵位,顾二爷参加科举中了进士,却不得留在京都城为官,只好外任到株州当知县,三任为一年,如今过去五年了,顾二爷还没能考核过关回到京都任职。

    “还有你二姐啊。”白氏眉眼带着笑,“你二姐跟着老夫人去了株州,总算是要回来了。”

    哦,她忘记了,还有二姐。

    白氏是因为终于要见到二女儿才这么高兴吧。

    顾徽音笑眯眯地说,“我已经忘记二姐长什么样子了。”

    “没良心,亏你二姐每次来信都挂念你。”白氏笑着骂道。